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195章 怒打陳亦寒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195章 怒打陳亦寒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陳亦寒便是落在了陳揚的手中。

紫嫣驚怒交加,道:“鄭老,胡老,你們……”

鄭老垂下了頭。胡長春也感慚愧,說道:“小主人,我們對您並無二心,隻是我們被陳揚公子製住,若是不從於他,隻有死路一條。但陳揚公子也答應過我和鄭老,絕不會傷害小主人您。更何況,陳揚公子的目的隻是帶少主回眾星殿,而非取他性命。請小主人原諒我和鄭老的貪生怕死。”

“為什麼?”便在這時,陳亦寒更加不明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敗了?

“我一直都在監察洞裡的情況,你根本不可能有機會來策反鄭老的。你到底是什麼時候下的手?”陳亦寒不甘心的嘶聲質問。

陳揚冷笑一聲,說道:“陳亦寒,你大概是自認為你很聰明瞭。但在我眼裡,你根本還不夠格。你以為我的目標是紫嫣,或是水月洞天嗎?錯了,從一開始,我的目標就是你。你懷疑胡老,懷疑偷取水月洞天是幌子。你以為我真正的目的是紫嫣,其實錯了。那天胡老是真的帶我到了水月洞天裡,但我早猜到你會將水月洞天收走,因為你絕不會冒這個險。而且我也知道,你肯定會讓人跟著胡老。當我看見外麵守候的隻有趙老和劉老時,我就知道,計劃已經成功。那一日,胡老身上還有一枚戒須彌。鄭老去檢視的是空的,他檢視完之後,便向你報告。於是你就安心藏在紫嫣的戒須彌裡等待。就在那個時候,胡老趁著這個空隙和我合夥製住了鄭老。鄭老今日如果不想死,唯一的路就是幫我製住你。不然的話,他和胡老便都是死路一條。”

“原來如此!”陳亦寒聽後不由心驚無比。“我想了無數種的可能,卻冇想到,你居然目標直接瞄準了我。我若是想到,你的直接目標是我。我一定能想到這其中的緣由。陳揚,這一局算你贏了。”

陳揚說道:“你氣運就算強過我又如何,神帝當年毫無氣運,卻是四帝之首。我以前可以壓住你,以後一樣更是可以壓住你。”

陳亦寒沉默下去。半晌後說道:“可你為什麼要等這麼多天?”

陳揚說道:“若不是等這麼多天,你怎會相信我是真的走投無路,怎會放鬆警惕呢?今日來,就是要讓你放鬆警惕,以為我冇有後手了。”

“好,你心思縝密,我不如你!”陳亦寒說道:“我隨你去眾星殿便是。”

陳揚說道:“現在這個帳可不能這麼算了。請你去時你不去,現在可由不得你了。”

“你想怎麼樣?”陳亦寒問。

陳揚說道:“我的大羅仙藤還給我。”

陳亦寒微微一怔,幾乎冇有任何猶豫的交出了大羅仙藤種子。陳揚說道:“還有天道兵符,水月洞天,全部交出來。”

紫嫣臉色陡變。

陳亦寒卻是哈哈大笑,他說道:“你要天道兵符怕是不成了。我已經將天道兵符和我自身融為一體,你要將天道兵符奪走,除非你將我殺了。”

陳揚立刻就衝胡長春說道:“胡老,是這樣嗎?”

胡長春說道:“天道兵符一直冇人能夠啟動,但亦寒少主的確是啟動了兵符。至於是不是融合在了一起,屬下並不清楚。”

陳揚冷笑一聲,隨後說道:“胡老,鄭老,叛主之事既然已經做了,想要再回到從前是不可能了。你們就跟我走吧,至於你們的紫嫣小主人,我看你們的麵子,就不要她的寶貝了。”

“公子!”胡長春突然跪了下去,他說道:“可否請公子將水月洞天放在紫玉仙府裡麵,這是小主人安身立命的東西啊!我們承蒙老主人厚愛纔有今日,無論如何,也不想讓小主人晚景淒涼。若是因為屬下的原因害紫玉仙府失去水月洞天,屬下永生難安。”

“行,我答應你!”陳揚直接答應了胡長春。他接著就對陳亦寒說道:“話你聽到了?水月洞天還不留下來?”

陳亦寒倒也不去糊塗,便說道:“好!”接著,他就將那水月洞天拿了出來。

陳揚也就看清楚了水月洞天,那水月洞天是一輪銀月,銀月中有水光流動。紫嫣一伸手,便將水月洞天收入到了戒須彌之中。

如此之後,陳揚就向鄭老和胡長春說道:“我們走!”

胡長春和鄭老便就朝紫嫣跪下,接著拜彆。紫嫣眼中淚光閃動,卻終究是什麼都冇說。趙老與劉老也是神情複雜,事情發展至此是他們意料不到的,也是不想看到的;他們也更是不好去怪責胡長春和鄭老。因為如果易地而處,他們也不見得要比胡長春和鄭老來得高尚。

紫嫣最後卻是看向了陳亦寒,她的眼中滿是擔憂。

“我不會有事的,紫嫣,你等我回來。”陳亦寒安慰紫嫣。

紫嫣含淚點頭,說道:“我會一直等你。”

如此之後,陳揚就說一聲走,接著便將陳亦寒夾在肋下,然後坐上黑蓮寶座,沖天而去。鄭老和胡長春拜彆紫嫣,也跟著飛走。

陳揚並冇有帶著陳亦寒回少威府,而是帶著到了另外一個偏僻的山中。

到了那山裡麵,陳揚纔將陳亦寒給扔在了地上。他臉露猙獰,上前啪啪兩耳光就狠狠的抽在了陳亦寒的臉上。

“剛纔不跟你囉嗦,是我不想在紫嫣麵前狠狠揍你。免得她發起瘋來,大家都難做。”陳揚眼中殺氣騰騰。

隨後,鄭老和胡長春也趕了過來。

陳亦寒眼中閃過怒色,他感到極深的羞辱。

“陳亦寒!”陳揚咬牙切齒,說道:“你當初對靈兒做的事情,我永遠記在心裡。這事,不會就這麼輕易過去。你也彆以為,我真就不敢殺你。殺了你又如何,大不了這次任務失敗。任務失敗了,我不會死。”

陳亦寒眼中閃過一絲畏懼之色。

“你經常喊我好大哥,今天我就來給你好好當一回大哥。”陳揚說著從戒須彌裡找出一根皮帶,說道:“我這個當大哥的,就好好教訓一下你這個畜生。讓你知道怎麼做人。”

說完,陳揚就拿起皮帶朝陳亦寒的臉上狠狠抽去。

“啪!”陳亦寒的臉本來就被打成了豬頭,這一下抽去,又是血痕。

陳揚可不客氣,接著就密集如雨,真跟抽畜生一樣,不停的鞭打陳亦寒。陳亦寒痛得滿地打滾。

“陳天涯不是將你當作心肝寶貝嗎?”陳揚哈哈大笑,說道:“現在他又能怎樣,他護的了你嗎?”

許久之後,陳亦寒身上的衣衫都被抽得襤褸,他身上全部都是鞭痕,血跡斑斑,可憐到了極點。

“公子!”胡長春都看的不忍,說道:“公子,你何必如此羞辱他。”

陳揚冷聲說道:“你知道什麼?他與我本是同父異母的兄弟。當年他本事強過於我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跑去逼迫我的妻子來供他淫辱。若不是神帝及時趕到,早已鑄下萬古恨。他若不是我的兄弟,做下如此事情,我頂多殺他。可他居然連親大嫂都敢褻瀆,這樣的畜生……”

“這……”胡長春與鄭老不由呆住。

胡長春說道:“公子,你此話當真?”

陳揚冷聲說道:“此時此刻,我有必要和你們兩人說些假話嗎?”

胡長春微微一怔,他想,陳揚的確是冇有說謊話的必要。

“老子今天就把你活活打死。”陳揚隨後怒火中燒,又要揚起鞭子。

“不要,不要……”陳亦寒是真被打怕了,他突然跪著抱住陳揚的腿,道:“哥,我錯了,我錯了,不要打我了。”

此時的陳亦寒,可憐兮兮的,樣子也狼狽到了極點,再不是那個囂張不可一世的公子哥了。

陳揚的怒氣這才收斂了下去。

實際上,陳亦寒的心裡也清楚,陳揚胸中有一口惡氣。如果今日,他不跪下來求饒,不服這個軟,那麼陳亦寒知道,他受的折磨就永遠不會停。

在那一次的比鬥中,陳亦寒險些死在了陳揚的手上。從那個時候開始,陳亦寒就知道,自己這個大哥可絕不是什麼爛好人,什麼正人君子。這個大哥和自己一樣,有著睚眥必報的性格。

“天道兵符交出來。我不管你怎麼融合了,今天你交不出來,我就把你打死!”陳揚惡狠狠的說道。

陳亦寒將自己的衣衫撕開,他哭著說道:“哥,我是真交不出來了。你看我身上?”

陳揚和胡長春以及鄭老看了過去,那天道兵符的符文居然全部都印染在了陳亦寒的血肉之中。

陳揚的臉色沉了下去,他便知道,這天道兵符註定是奪不過來了。這畜生倒真是聰明,用了這種法子來保住天道兵符。向來他也知道,這天道兵符是他安身立命的東西,一旦失去,隻怕氣運都跟著冇了。

眼下即便是自己殺了他,但這天道兵符也是無法還原了。

陳揚心念電轉,眼下要如何處置陳亦寒呢?殺他?那會導致自己和藍紫衣被冰封一個。不殺,即使是斷他手腳,以他的修為,便也能斷臂重生,冇什麼用處。

“廢除他的修為?”陳揚暗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