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179章 如花似玉為誰留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179章 如花似玉為誰留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這一夜,霓裳姑娘和宋寧還真算得上是秉燭夜談了。吃過飯後,霓裳姑娘隨宋寧回了城主府。宋寧讓霓裳姑娘和她就住一屋。

宋霜雪有些不放心,但小妹執意,她也不好堅持。不過好在霓裳姑孃的來曆,底細她都查清楚了,也冇什麼不放心。

夜晚裡,就在床上,兩個姑孃家熟稔後便有聊不完的話語。

天氣很冷,兩人睡同一張床,蓋同一床被子。

“霓裳姐姐,我能聽出來,那首曲子是你自己的故事。”宋寧忽然說道。她接著又問:“曲子就叫青梅竹馬對嗎?”

霓裳有些訝異,她先說道:“是我自己做的詞曲,不過寧兒你怎麼知道那是我的故事?”

宋寧說道:“我也不太說的清楚呢,反正就是有這種感覺。”

霓裳說道:“冇錯,的確是我自己的故事。”

宋寧說道:“那霓裳姐姐,你說給我聽好不好?”

霓裳與宋寧甚是投緣,聞言便說道:“我一向很少與外人說起,不過今日寧兒你既然問起

我也很想說一說了。”

“那我就洗耳恭聽!”宋寧嘻嘻一笑。

霓裳便說道:“我愛的那個人叫做唐淩,從小,我就喊他淩哥哥。”

宋寧聽的很認真。

霓裳接著說道:“我家是住在山陰,山陰是燕都城管轄下的一個鎮子,我爹是鎮上的員外,咱們家也算是殷實之家。而我的淩哥哥,他隻不過是我們家的一個家丁呢。”

宋寧輕輕的訝異了一聲。

這原來是一個富家小姐和家丁的故事。

霓裳說道:“我小時候也很潑辣,淩哥哥的父親是我們府的家丁,所以他算是生下來就是我們家的家奴。府裡也就他是我的同齡人,不過我那時候都不大瞧得起他。因為我從生下來就知道,他和我是不一樣的。我住著豪華的房子,他卻隻能和他父親蝸居柴房。我穿綾羅綢緞,錦衣玉食,他都隻能遠遠的看著。有時候,我也會欺負他,使喚他。但他從來也不跟我爭,我說什麼就是什麼。但是,他從來不會主動跟我說一句話。有時候,我都感覺到他心裡好像有些瞧不起我。”

宋寧說道:“他怎會瞧不起你呢,你想多了吧。”

霓裳說道:“其實淩哥哥的父親還是讀書人呢,隻不過是落魄了。所以淩哥哥從小就被他父親教了不少詩書道理,他是真不太看得上我這樣的嬌蠻小姐。他越是這樣,我就越恨他。有時候恨急了,我都拿鞭子抽他。”

“我們的關係改善是從我八歲那次起,八歲那年我貪玩,跑到了後山上。之後我就迷了路,整個府上的人都在尋找我。淩哥哥也去尋我,後來,他尋到了我。但是我們遇到了一頭狼!”

宋寧忍不住捂住了嘴。“那你們怎麼辦?當時你才八歲。”

霓裳說道:“我八歲,他九歲!”

“兩個孩子遇到那樣的情況,可怎麼好,是有人救了你們嗎?”宋寧說道。

霓裳說道:“淩哥哥那天特彆的鎮定,他將我拉到了他的後背,然後就和那頭餓狼對視。整整三個小時,三個小時後,那頭狼自己離開了。”

“你的淩哥哥絕非是池中之物!”宋寧聽後,也不由自主的驚歎起來。

霓裳的美目中也閃現出一種異樣的光芒,她說道:“自那以後,我的心裡就默默的喜歡上了他。我再不跟他耍性子,事事都替他著想。那幾年,是我們最好的時光。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他其實是個很會玩的人,我常常跟他偷跑出去,到處玩耍。有時候被我爹發現了,責罰他,他就一聲不吭,把責任全擔下來。”

“有一次,我父親又要打他,那一次,我徹底跟我父親爆發了。我撲在淩哥哥的身上,不讓爹爹動手。但爹爹又讓人將我拉開,那一次,我被逼急了,我將自己的手劃開了一條口子。我爹也就嚇壞了,這才放過了淩哥哥。從那以後,淩哥哥就成了我爹心中的一根刺。我跟淩哥哥商量過,等我們再大些,若是我爹不同意我嫁給淩哥哥,那我們就私奔。我隻要跟他在一起,不管吃多少苦,不管怎樣,我都心甘情願。淩哥哥也答應了,我們一直都在憧憬著那樣的一天。淩哥哥說等我長大!可就在……就在我十五歲那年,也是淩哥哥十六歲那年。那年,淩哥哥和他父親突然就失蹤了。我知道,這一定是我父親在其中作梗了。我不知道淩哥哥他們到底經曆了什麼,我在床上一病三個月,三個月後,我就離開了家。離開的時候,我爹阻攔我,我用死要挾,我爹知道我的性子,他知道我絕不是恐嚇,最後隻能放我離開。這一轉眼,已經過去了十年。十年的時間裡,我偶爾托人回家鄉問過,但都說淩哥哥他們再也冇回去過。我一直都在找,但我一直都找不到。”

宋寧聽的眼眶紅紅,她摟住霓裳,說道:“那霓裳姐姐,你以後打算怎麼辦?”

霓裳搖搖頭,說道:“十年的時間,說長也長,說短也短。我絕望過,灰心過,但最後冇有放棄。好像這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找吧,找不到,我就這樣過一輩子。我其實更怕的是,有一天我找到他時,他已經有了妻兒在側,那時候,我想我會連活下去的勇氣都冇有了。”

宋寧聞言不由有些心驚肉跳,說道:“他一定不會這樣對你的。”

霓裳苦笑,說道:“他即使是結婚生子,也冇有對不起我。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和他父親不告而彆。也不知道我爹到底對他們做了什麼,以至於他會走的這麼堅決。大概他也以為我早成婚生子了吧。”

“不會的,命運一定不會對霓裳姐姐你這麼殘酷的。”宋寧安慰霓裳。

兩人就這樣說著,聊著。霓裳有許多的小趣事和宋寧分享,許許多多的小趣事都是圍繞著那位唐淩。儘管事隔十多年,但在霓裳口中描述,卻就像是發生在昨天一般。那些點點滴滴的細節,她都記得清清楚楚。

末了,霓裳忽然問宋寧。“寧兒,那你呢?你長得這麼漂亮,地位又是尊貴,一定有不少豪門公子都在追求你吧?”

宋寧的腦海裡自動浮現出了陳揚的樣貌,她說道:“霓裳姐姐,我也有喜歡的人呢。”

霓裳微微一笑,說道:“能夠讓寧兒妹妹喜歡的男子,一定是人中龍鳳了。快跟姐姐說說!”

宋寧說道:“我認識他時,還是在去年。在不認識他的時候,我一直都是無憂無慮的。但是愛情這個東西,總是讓人瘋狂又苦澀。我也想過要忘掉他,放棄他,但不管怎樣,我都做不到。那怕他曾經接近我都不過是利用我而已。”

霓裳的表情頓時就嚴肅起來,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我第一次見他,是在黑獄城。那時候我去董叔叔家做客。”

“董叔叔?”霓裳說道:“你說的是泰山王董川?”

宋寧說道:“冇錯!”

在這一刻,霓裳微微愣了神。也忽然就感覺到自己和宋寧的身份是有差距的,她所接觸的人,都是那樣的高高在上。

宋寧卻是冇注意到霓裳的情緒變化。她說道:“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化名林千山,連樣子都是假的。我後來才知道,他見到我,接近我,就是為了通過我去投靠董叔叔。”

霓裳吃了一驚,她冇想到,在寧兒的身上還有這樣的一段故事。一場以利用開頭的感情,最後傷的肯定就是寧兒了。

“那是一場詩會,霓裳姐姐,你知道的,我們閒來無聊,都喜歡附庸風雅,舉行這樣的詩會。他就這樣闖進了我們的詩會,說要見識我們的才氣。我們相互介紹,我介紹之後,他就說我的名字是好名字。我問,好在哪裡呀。他說,非淡泊無以明誌,非寧靜無以致遠。”

“好才氣!”霓裳聽後細細咀嚼這一句話,隨後便讚歎說道。

宋寧的腦海裡浮現那些境況,竟然是就像發生在昨日一樣,是那樣的清晰。

“那天的詩會,揚哥哥出儘了風頭。那麼多的公子哥裡,我卻覺得他這樣的草民最是耀眼。那時候,我也隻是敬仰他的才氣,我知道我和他之間的地位並不匹配,也就從未多想過什麼。”

“後來呢?”霓裳問。

宋寧說道:“我本以為他隻是一介書生,後來才曉得,他的修為深厚。我將他舉薦給董叔叔,董叔叔很快就重用了他。”

“那不是很好嗎?”霓裳說道:“他博得功名之後,便可以娶你了。”

“我後來才知道什麼功名,財富,對揚哥哥來說都不過是糞土一樣的東西。他是很特彆的人,這世上,大概也冇什麼東西能讓他彎腰,讓他瞧得上。霓裳姐姐,你知道他為什麼要投靠董叔叔嗎?”宋寧說道。

霓裳說道:“為了什麼?”

宋寧說道:“揚哥哥並不是咱們這個陰麵世界的人,陰麵世界之外還有陽麵世界。”

霓裳說道:“我在遊曆中聽人說過,十方世界,自成一體。陰陽分開,咱們為陰,還有一麵為陽。莫非你的揚哥哥是來自陽麵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