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109章 探察鎮遠府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109章 探察鎮遠府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皇宮之中,皇上和蘭天機正在上書房中說話。

皇上說道:“這無量殺劫於所有真神來說,是唯一的一次機會。就像是貧窮的太久的賭徒,麵臨唯一一次翻身的機會。那麼你說,這個時候,他們被逼在虛空之中那麼多年,又怎麼會不賭這一把呢?什麼是真神?你我都不算,因為我們年齡不夠。真神乃是經曆過神魔大戰的,或是歲月有千載以上。這些人受夠了苦楚,所以對於改變現狀是非常迫切的。”

他頓了頓,又說道:“像你我這些人,其實都還未真正體會到體內磁場與外界磁場摩擦的滋味。那是一種能夠將人體引爆的滋味。這也是天道對神通者的一種壓製!”

蘭天機在一旁恭恭敬敬,他聞言之後,不由說道:“皇上,既然是如此,可您為何要站在天洲計劃的對麵?還有地藏王,國師,雲蕾兒那些人,為什麼也願意站在您這邊?”

皇上說道:“很簡單,因為天道是對的!”他頓了頓,又道:“大神通者本就不該存在,人本就該生老病死。人人生來平等,大神通者憑什麼要高高在上?說到底,天洲計劃不過是他們一小撮人來得利益。但對整個地球的傷害卻是毀滅性。便是為了千秋萬代,這個天洲計劃也不該被支援和讚成。不是每個人都是自私的,地藏王,國師,雲蕾兒她們都是悲天憫人的。他們和朕為的不是自身,而是天下。天道的存在,並不是一種壓榨,更不是敵人。它就像是慈愛的父神,孕育了萬物來養人。它所做一切,都是要讓地球的文明延續下去。而神通者們的天洲計劃就是來毀滅父神的。這個時候,朕又怎麼可能去站在父神的對麵?”

蘭天機立刻說道:“微臣誓死跟隨皇上!”

皇上微微一歎,他說道:“蘭卿,這次對於無忌的死,朕心中甚是愧疚。朕雖然能夠對許多事胸有成竹,但是這次麵對魔帝這群人,朕也無法將所有的紕漏的堵上!”

蘭天機說道:“皇上不必內疚,想必無忌兄泉下也會理解皇上。畢竟這是戰爭,當戰爭的號角吹響時,就一定會有人犧牲。您已經將犧牲降到了最低的限度!”

皇上沉默不語。

蘭天機又說道:“更何況,這一次您麵對的,可以說是天洲最強的力量了。他們其中一個已經是極其不好對付。而這次卻來瞭如此之多,您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將他們擊退。就憑這一點,皇上您就已經是絕對的千古一帝了。”

皇上一笑,道:“這書房裡,就你我君臣二人。所以你也不必拍朕的馬屁,這一次的功勞,也不在朕身上。”

蘭天機說道:“微臣所說,卻也是真心實意,並非拍皇上您的馬屁。這一次的對戰之功,首功還應該是記在您的頭上。”

“這些東西,不說也罷!”皇上擺擺手,他隨後又說道:“蘭卿,朕還要跟你說一點。”

“皇上請說。”蘭天機說道。

皇上說道:“反對天洲計劃,朕有朕的理由。但這對你來說,卻未必能成為你跟隨的理由。”

“皇上……”

“你聽朕把話說完。”皇上繼續道:“天洲計劃,也許不過是一個誘餌。”

“誘餌?”蘭天機吃了一驚。

皇上說道:“也許,天洲計劃的理論根本不會實現,這隻不過是引發大規模無量殺劫的一個誘餌。可即便是誘餌,但卻有很多真神信了。他們信了,那我們就不得不出來阻擋,這就是矛盾之所在。”

“皇上的意思是,天洲計劃不可能會成功?”蘭天機驚聲說道。

皇上說道:“天洲計劃是一個陣營。我們反對,又是一個陣營。如果在這兩個陣營中選擇,我認為反對者的勝算更大,因為反對者的背後是站了天道大勢的。”

蘭天機沉吟下去,他細細思量,卻是覺得細思極恐啊!

如果真如皇上所說,天洲計劃是一個誘餌。那麼這背後的天道顯然就是要挑起一場堪比遠古神魔大戰的戰爭來。

“天道曾經讓遠古的一些神魔遁入到了虛空之中,這一次,隻怕不會再給他們這個機會了。”蘭天機說道。

皇上說道:“冇錯,因為天洲計劃需要許多真神來填補,九幽他們又不肯讓手下的真神來做這個犧牲。如此一來,他們會去虛空之中捉拿真神。你看,他們雖然在反天道,但其實還是在為天道做事。我們也是在為天道做事!”

蘭天機說道:“但他們卻冇皇上您看的透徹!”

皇上說道:“看的透徹,其實也冇有太大的用處。天道是滾滾大勢,朕身在其中,也改變不了,算計不了。即使朕明白這些,但朕的身邊,將來一樣會有許多人犧牲。也許,朕一樣會犧牲。畢竟,這場天道之中,你我都不是真正的主角。”

“主角?”蘭天機說道:“皇上,您是在說小兒庭玉和陳小將軍嗎?”

皇上說道:“他們是主角之一,所有的天命者,天命之王,活到最後的,便是真正的主角。”

蘭天機臉色一沉。

他自然也有他自己的痛處。那就是,他和蘭庭玉之間的矛盾。

皇上看向蘭天機,他卻是能洞察一切的人,馬上便也知道蘭天機的心中顧慮。“蘭卿,你是在擔心庭玉嗎?”

蘭天機說道:“回皇上,這逆子的修為古怪,而且他心中一直對微臣有恨,微臣的確是有些擔心。如今微臣還能壓住他,隻怕日後……”

皇上說道:“當年他母親葉鸞鳳的事情,朕並不清楚。你的家事,朕一向也都不過問。不過蘭卿,對手的存在,是一種激勵。也許庭玉能夠成為激勵你突破的機緣。再則,朕也知道你心裡不明白朕為什麼要護持庭玉。”

蘭天機說道:“皇上的安排,必定是大有深意。”

皇上說道:“庭玉乃是天命之王,他有他的路。他存在於大康,對大康隻會有利。咱們的目光還是要放長遠些。”

“是,皇上!”蘭天機自然是不敢多說什麼的。

夜色深沉!

鎮遠府內燈火通明。

蘭庭玉正在他的房間裡修煉。

吳老先生和孫女吳小花在庭院的亭子裡閒聊著。

吳小花是吳老先生收養的,她以前流浪在外,很是淒慘。如今卻是過的格外快樂,所以她也很是感恩。在她生命裡,最重要的就是爺爺和庭玉哥哥了。

“哎!”吳老先生忽然歎了一口氣。他手上提了個煙槍,眼前是煙霧繚繞。

吳小花都已經被嗆習慣了,所以也不大在意。

“爺爺,您好端端的歎什麼氣啊?”吳小花歪著頭奇怪的問。

吳老先生說道:“你庭玉哥哥當初做錯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吳小花問。她頓了頓,說道:“庭玉哥哥是不會做錯事的啊!”

這小姑娘對蘭庭玉卻是崇拜得很呢。

吳老先生說道:“那件東西,他若是不拿,或則拿了,不殺那個女人。那麼就不會有眼下這個局麵。儘管我讓他千萬不要顯露出來,但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

“爺爺,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呢。”吳小花說道。

吳老先生抽了一口旱菸,他笑笑,說道:“你若聽得懂,爺爺也就不會說了。”

吳小花立刻嘟起了嘴,說道:“爺爺你真討厭。”

吳老先生心中又歎息一聲,暗道:“大概,這就是庭玉的宿命吧。”

便在這時,一名家丁行色匆匆前來。

“老先生,外麵有人求見,說是要拜訪少將軍!”家丁向老先生說道。

吳老先生微微一怔,他看了看天色,這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他暗想,庭玉一向也不參與政務,這麼晚了,會是誰來見庭玉呢?

吳老先生想不通,他便問家丁,說道:“可有說是誰,要見少將軍有何事嗎?”

家丁眼中帶著敬畏,說道:“她說她是國師!”

吳老先生吃了一驚,他更加奇怪的是,國師怎麼會深夜來訪?

吳老先生想不通,但也不敢怠慢。於是立刻說道:“我去迎接,你們先彆驚動少將軍!”

“是,老先生!”家丁恭敬應答。

吳小花跟著吳老先生起身,她問吳老先生道:“爺爺,國師就是皇上新封的那一位嗎?”

“當然!”吳老先生說道:“咱們大康國也就這麼一位國師。”

“國師很厲害嗎?她來找庭玉哥哥做什麼呢?”吳小花說道。

吳老先生臉色複雜,他說道:“爺爺也不知道。要見了才能明白!”

吳小花說道:“嗯!”

今晚的月色很美,銀灰色的月光灑照在鎮遠府的庭院之中。那庭院裡的花草上露珠晶瑩剔透!

在朱漆大門前,藍紫衣一身紫色長裙,她就站在哪兒,安靜的等待著。

吳老先生和吳小花前來,吳老先生見到了藍紫衣,他這是第一次見藍紫衣,卻立刻就已經肯定,眼前這名女子便是國師無疑了。

“國師大駕光臨,老夫有失遠迎了。”吳老先生上前抱拳說道。

藍紫衣看向吳老先生,她微微一怔,說道:“你是何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