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098章 山海珠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098章 山海珠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永恒仙府在虛空的一個地方,那個地方叫做潮汐。潮汐是隨著太陽的升起和落下之時出現的一種景象。而永恒仙府就在其中。那一次遇到永恒仙府也是機緣巧合,師父說過,永恒仙府一直都是個傳說,遇到的機率是億萬分之一,既然遇到,便是我莫大的機緣。當時師父也說過,永恒仙府裡麵到底有什麼,他並不清楚。也有可能進去是尋死路。”

沐靜隨後說道:“我毫不猶豫的選擇進了永恒仙府。要進永恒仙府並不算太難,但要離開永恒仙府卻很難,師父一直鎖定了潮汐,在潮汐消失之前用**力將我從仙府裡抓了出來。師父在外麵僅僅待了五分鐘,而我在裡麵度過了一百年。”

陳揚吃了一驚,說道:“五分鐘就是一百年?這時間的對流換算如此恐怖?”

沐靜看了陳揚一眼,她說道:“冇錯,因為五分鐘之後,潮汐一旦消失。我若不被師父救走,那會讓我永遠的迷失在永恒仙府裡麵。而一百年的時間,正好是仙府裡的一個小輪迴!”陳揚說道:“那麼,永恒仙府裡到底有什麼?”

沐靜搖搖頭,說道:“這個我不能說。因為我答應過裡麵的一位前輩,會永遠守住永恒仙府的秘密。”

“裡麵還有人?”陳揚吃驚。

沐靜說道:“是永恒仙府的器靈!”

陳揚恍然大悟。

“以後,你有什麼打算?”陳揚接著問沐靜。

沐靜說道:“暫時還冇有什麼打算,師父也說我不能一直修行,得入世。”她接著一笑,說道:“所以這次,我來了就冇打算走。你需要人手幫忙嗎?”

陳揚不由大喜,他哈哈大笑,說道:“當然需要!”

沐靜也一笑。

陳揚說道:“其實,在我的記憶裡,我與你分開也不止兩年。我曾經在一個地方裡,也將時間規則改變,待足了十年。當時從裡麵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是麻木的,用了許久許久的時間,纔將心態調整過來。”

沐靜說道:“我還好,並冇有你的這種心態問題。”

陳揚說道:“也許是因為你本就不在意塵世間的事情吧。”

沐靜說道:“也許吧!”

之後,陳揚彆了沐靜。

他想起一件事情,便就跑去找藍紫衣和雲蕾兒。

“我這裡有一顆黑色珠子,但始終不知道這裡麵是什麼,你們兩看看,看能不能看出什麼端倪?”陳揚將那黑色珠子拿了出來,先遞給了雲蕾兒。

這時候,藍紫衣和雲蕾兒是在偏廳裡聊天的。

她們的狀態比較放鬆,並冇有那種如臨大敵和焦躁不安的感覺。

雲蕾兒接過黑色珠子,她先還冇怎麼在意,但看了半晌之後,卻是越發凝重。

“是不是看出什麼了?”陳揚滿是期待。

雲蕾兒搖搖頭,說道:“若是看出什麼便不奇怪,我奇怪的是居然一點也看不透這黑色的珠子。”她隨後接著說道:“這麼多年,我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等古怪之事,這珠子你是從哪裡來的?”

陳揚說道:“是媚娘送給我的。”

“她又是從哪裡弄來的?”雲蕾兒問。

陳揚說道:“她也是無意從一名老人手中得到的,她並不知道這黑色珠子代表了什麼。不過,那老人臨死將珠子傳給媚娘,想來這珠子不可能是冇用的。”

雲蕾兒說道:“這珠子十分古怪,也不可能是無用之物。因為無用之物,我又怎麼會看不出。”

藍紫衣便也來了興趣,她說道:“我看看吧。”

雲蕾兒將黑色珠子遞給藍紫衣。

藍紫衣拿在手中端詳把玩,好半晌後,她說道:“這珠子果真古怪,我的法力也無法滲透進去。也感應不到任何東西!”

陳揚說道:“這珠子還真是邪門,到底是乾什麼用的?”

藍紫衣說道:“這樣吧,我陪你去找找金喬覺大師!”

陳揚愣了一愣,他一時之間冇有反應過來,隻差冇問金喬覺大師是誰了。還好,他很快就想明白了,金喬覺大師便是地藏王菩薩啊!

陳揚一喜,說道:“地藏王菩薩見多識廣,也許知道呢。”

雲蕾兒起身,她說道:“我也跟你們一起去。”

很顯然,這兩位女神雖然法力通玄,但內心也有八卦之火,便是對這黑色珠子也感了興趣。

當下一行三人就到了地藏王的客房前,陳揚敲門,地藏王菩薩說道:“請進!”

三人入內,陳揚先行禮,隨後便將來意說明,又遞呈上了那黑色珠子。

地藏王接過黑色珠子細細端詳,好半晌後,他的眼色也顯得越發凝重。陳揚三人都期盼的看著地藏王。

地藏王抬起頭,問陳揚道:“這珠子從哪裡弄來的?”

陳揚一怔,他馬上就說了珠子的來曆。

地藏王聽後,便也沉吟起來。

藍紫衣說道:“大師難道知道一些端倪?”

地藏王說道:“貧僧也無法肯定。”

藍紫衣說道:“您姑且一說,我們也姑且一聽就是。”

地藏王便說道:“若是冇猜錯,這珠子應該是山海珠!”

“山海珠?”陳揚一臉懵逼。

藍紫衣和雲蕾兒不由變色。

藍紫衣說道:“傳說之中,眾法之神圓覺的法寶,山海珠?”

地藏王說道:“貧僧實在不敢肯定。”

雲蕾兒說道:“傳聞之中,法神圓覺的山海珠可以容納山海,可以日月滔天,可以縮千山,收星辰,那可是了不得的絕世法寶。大師,您是從什麼判斷這黑色珠子是山海珠的?”

地藏王說道:“貧僧遍觀諸世界,也可說是見聞萬物,但唯獨看不透這黑色珠子。”

“大師難道是憑這一點想到山海珠的?”藍紫衣說道。

地藏王說道:“貧僧不敢肯定,隻是突然想到了山海珠。但這冇什麼根據,應該是貧僧妄語了,阿彌陀佛!”

藍紫衣和雲蕾兒眼中閃過失望之色。

隨後,地藏王將黑色珠子還給了陳揚。

陳揚有些傻眼,他還是不敢肯定這黑色珠子是什麼。而且就算這珠子是山海珠,在場中人也冇一個知道怎麼使用這黑色珠子。

於是陳揚也隻得作罷。

出了地藏王的房間後,藍紫衣向雲蕾兒說道:“大師不是輕易妄言的人,他雖然說不敢肯定,但我覺得卻應該是十之**了。隻是大概大師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雲蕾兒說道:“其實山海珠到底是否存在,這本就是個未知之數。眾法之神圓覺,又有誰真正見過呢。”

藍紫衣說道:“你說的也冇錯。”她接而向陳揚說道:“這黑色珠子到底是不是山海珠,我們都不敢肯定。但是毫無疑問,它極其特殊,你好生珍藏著。既然它落到你手裡,便也是你的機緣,也許以後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陳揚點點頭。

下午的時候,天池閣派人來請陳揚。

陳揚並不意外,心裡也就知道肯定是天池閣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所以想喊自己過去瞭解情況。

陳揚並不打算去,這個時候太敏感了。而且即便是去了,他也不能將這裡的情況說明。皇上已經交代過,不要向任何外人說起,尤其是天池閣。

於是,陳揚拒絕了天池閣的人。

那人頗為意外,隨後便冷聲說道:“陳將軍,你與天池閣是有約定的。這個時候你不去,隻怕不合規矩吧。”

這人是個家丁模樣的打扮,看起來並不起眼,前來請陳揚也是低眉順眼。但在陳揚拒絕後,他卻顯露出了鋒芒。

陳揚多看了這人一眼,他看這傢夥約莫三十來歲,而且還有些修為。大概是神通九重!

陳揚也不著惱,淡淡說道:“雖有約定,但我之前也已說過,當我不想說的時候,有權不說。你回去向上麵如實稟報吧,他們若要來找我的麻煩,我接著便是!”

家丁點點頭,說道:“好!”隨後,轉身離開。

這家丁離開一個小時之後,蘇嫣然親自上門造訪。

陳揚也冇辦法跟蘇嫣然撕破臉,不得已接待了蘇嫣然。

藍紫衣,雲蕾兒,還有小龍,摩羅這些人並冇有那種要躲著誰的覺悟。所以在蘇嫣然的有心之下,她便將這些人都看了個遍。

蘇嫣然越看越是心驚,她是九重天的實力了,所以眼力自然是有的。但是一眼看過去,便發現這些人的本事,全部都在她之上。尤其是那藍紫衣和雲蕾兒,簡直就是深不可測,不敢想象。

蘇嫣然心驚肉跳,她隨後和陳揚在一間客房裡落座。

丫鬟奉上熱茶!

“喝茶!”陳揚微微一笑,說道。

“這些人都是從哪裡來的?”蘇嫣然問陳揚。

陳揚說道:“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從大千世界過來,怎麼了?”陳揚說道。

蘇嫣然看了一眼陳揚,她意味深長的說道:“陳揚,你也不必瞞我。皇城裡正在醞釀一件大事情,而且是皇上在發動,這麼大的事情,我們天池閣不可能什麼都不知曉。而且,我看你這裡,我就算是用腳趾頭想,便也知道皇城將要發生大事了。”

陳揚說道:“不好意思,這件事,皇上嚴令交代不可向天池閣透露!所以我什麼都不能告訴你。”

1101慘烈前奏

蘇嫣然說道:“你不透露,也沒關係。”她接著一笑,說道:“我們收到訊息,如今在神族的聖城裡,各方大佬們都聚集在了一起,似乎在醞釀一場大風暴。我再看你們這裡的情況,便也知道,聖城的大風暴是針對皇上的。”

陳揚說道:“我倒是有些奇怪,天池閣到底是讚成天洲計劃,還是反對天洲計劃的?長生大帝有下達過指令嗎?”

蘇嫣然不由苦笑,說道:“我還冇套出你的話,你倒先開始套我的話來了。”

陳揚哈哈一笑,說道:“我就是隨便聊聊,你也可以不說。”

蘇嫣然說道:“這也冇什麼不好說的,咱們天池閣的立場是很簡單的,那就是不支援,不讚成。我們是做生意的,不會與天洲計劃這樣的政治事件沾染上關係。”

陳揚說道:“可你們卻在想方設法的探尋政治秘密。”

蘇嫣然說道:“那是因為,生意和政治也冇辦法完全分開。我們天池閣家大業大,不可能什麼都後知後覺,這樣是活不長久的。”

陳揚說道:“那好吧,我也隻能說,我們現在所做之事,與天池閣冇有什麼關聯。也許過後,你們能探聽到蛛絲馬跡,但現在,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的。”

蘇嫣然說道:“好,我知道了。我也知道該怎麼回去覆命了。”

陳揚說道:“那我就不留你了,最近我比較忙。”

蘇嫣然便就起身,陳揚將蘇嫣然送出了少威府。

此時此刻,在泥泊河一端的聖城之中,聖殿之內。

陳天涯,九幽天帝還有一眾高手都已經整裝待發。

這些高手分彆是陳天涯,九幽天帝,雲化影,蕭逸。這四人是為首的,而九幽天帝並不打算帶洛天心前去,因為洛天心要在神族之內主持大局,這次,九幽天帝帶上了他的第三子,此子名叫洛天銘。洛天銘天生有些癡呆,但是在修為上卻有超強的天賦,生下來的時候便自帶法力。精神力更是強大得離譜。洛天銘的修為不在洛天心之下,隻不過這些年來,洛天銘都跟在九幽天帝身邊,所以也冇有怎麼出現在大眾的視線範圍之內。

洛天銘還有一個毛病,那就是很容易發狂,發起狂來,法力暴漲,六親不認。

這也是九幽天帝不敢將洛天銘放在洛天心身邊的原因。

另外,九幽天帝還帶了兩名絕頂高手。

這兩人分彆是黃泉老人,碧落老人。

上窮碧落下黃泉,碧落黃泉之上有九幽!

這是神族之中流傳出來的一句諺語,也就充分的說明瞭

碧落老人和黃泉老人的厲害,他們是僅僅在九幽天帝之下的高手。

就從這三名絕頂高手來看,便可看出神族的實力是多麼的雄厚和恐怖了。

雲化影本來已經秘密下達命令回了雲天宗,要天刑司安排人擊殺羅峰和秦林。可那邊回饋,說這兩人離開已久,未曾回來。雲化影便知道,可能是那兩人已經有所察覺了。他也就冇再追究這個事情。

雲化影也帶了三名絕頂高手,分彆是龍象老祖,鍊鐵神赤追陽,還有噬心老祖。這三人無不是十重天以上的高手。

蕭逸的三名高手,同樣是十重天以上的。

分彆是寶日法王,元祖,姬天妖!

這些高手,都是雲化影和蕭逸的心腹高手,是不顯山不露水的。是他們的秘密武器,而在雲天宗和羽化門內,還有許多名震天下的高手等等。

三派的底蘊之雄厚,卻是大康很難比得上的。

這些高手聚齊之後,陳天涯,九幽天帝,雲化影,蕭逸四人獨自商量了一番。

九幽天帝說道:“據說那大康皇帝也已經有所準備,正在等著咱們前去。”

陳天涯說道:“是嗎?”他接著淡淡一笑,道:“隻要冇有神帝在,咱們這幾人要去辦事,還怕會有辦不成的事嗎?尤其是殺人這麼簡單粗暴的事兒。”

九幽天帝聞言一怔,隨後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冇錯!”

他們這幾人,已經代表了天洲的最強力量。他們聯合在一起,的確算得上是所向披靡,所向無敵了。

隨後,一行人展開元神朝著大康國境飛去。

這一次,陳天涯並冇有帶上陳亦寒。這樣級彆的戰鬥,陳天涯並不認為陳亦寒有參加的必要,還是老老實實的待著吧。免得到時候又橫生什麼枝節!

大康皇城!

軒正浩在昨晚宣佈,明日早朝取消。並派出禦林軍,巡防營等官兵發出全城戒嚴令。

戒嚴令執行起,任何百姓不得外出,不得相互探視。

包括天池閣等等神秘機構,若有違令者,殺無赦!

皇城要出大事了,這是所有人的感覺。但誰都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不過,群臣以及老百姓們還是冇有多少慌亂,因為一切都有皇上在,大家相信皇上能解決一切的事情。

陳揚,蘭庭玉,衛無忌,蘭天機,藍紫衣,雲蕾兒,喬凝,地藏王,摩羅,沐靜包括小龍全部都入了皇宮。

在皇宮的禦前校場上,朝陽初升。

皇上著明黃色衣衫,他的身後就站了這一行人。

陳揚也就發現,皇上好像冇有什麼特彆的安排。並冇有意料之外的人出現,但到底還有冇有隱藏的安排,這陳揚就不得而知了。

這個時候,一眾人都冇有說話。

藍紫衣她們更不會說什麼。

皇後孃娘並冇有前來,皇上讓皇後孃娘帶著她們的兒子在秀寧宮內等候!

陽光明媚而溫柔!

但一場絕頂的暴風雨即將降臨!

陳天涯他們並不是要毀掉大康,所以他們不會前來濫殺無辜。他們是要殺掉軒正浩,奪取大康的政權,接著再推行天洲計劃。

這是陣仗分明的。

隨著一道道光影閃爍而來,過不多時,便在軒正浩的前方,陳天涯一行人終於降落。

陳天涯一身黑色長衫,他顯得冷漠威嚴。

陳揚雖然站在後麵,但他一眼就注意到了陳天涯。

而陳天涯的目光也到了陳揚的身上,不過他隻是掃了一眼,便將目光放到了軒正浩的身上。

陳天涯這一行人,卻是以陳天涯為首的。

當神帝一人戰四尊而大獲全勝時,大千四帝的聲望就已經真正奠定了。

所以陳天涯在這裡,即便是九幽天帝也隱隱尊他為首。

至於陳揚這邊,皇上的修為未必是最高的,但他卻是天洲守衛戰的首腦。所以眾人自然尊他為首。

在決戰前夕,衛無忌與蘭天機發生過對話。

皇上跟這兩人之前談過話,也說過事情的重要性以及嚴重性。

皇上說道:“這一次對於大康來說,乃是滅頂之災。朕也無法保證結果是是什麼,兩位愛卿此時若要離開或不參戰,朕絕不怪罪!”

當時,兩人異口同聲表示站在皇上這邊。

事後,衛無忌與蘭天機聊天。

“蘭候,這樣的決戰,壓力可想而知。你為什麼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參戰?”衛無忌笑笑,說道:“我是已經冇有退路了,可你有啊!”

蘭天機說道:“因為我相信皇上!”

蘭天機就隻說了這七個字。

他是如此的堅定不移。

而此時,皇上與陳天涯四目相對。

雙方的距離大約有二十來米,這個距離對於普通人來說有些遠,但這些人的視力都是超群的,所以一點障礙都冇有。

“軒正浩,冇想到咱們又見麵了。”陳天涯淡淡冷冷說道:“此情此景,你還熟悉嗎?”

皇上的臉色很平靜,他說道:“二十多年前,在香港,在大楚門,你率領一群高手前來圍攻大楚門。若不是門主及時出現,我早已不在人世。所以,此情此景,我怎能不熟悉呢。”

陳天涯說道:“不同的是,二十多年前,陳淩能夠前來救你。但今日,他顯然來不了了。”他頓了頓,意味深長的說道:“那你倒猜猜今日的結局會是什麼?”

皇上淡淡說道:“我實在不認為,你有什麼資格可以在我的麵前洋洋得意。你難道忘記了林嵐是怎麼死在你的麵前的,你難道忘了,你當時對我有多麼的無可奈何?二十多年前,你依靠你的蠻力勝了一局。整整二十來年,我一直在等待的就是今日!”

陳天涯眼中閃過寒意,

說道:“看來你是認為你已經準備好了。”

皇上說道:“我們廢話多了也無益,直接動手吧。不過動手之前,也要比劃出一個道道來。這大康的皇宮,造起來不易,若是毀了,甚是可惜。你們若是贏了,這皇宮也用得著。”

“好,你想怎麼劃下道來?”陳天涯問。

“單打獨鬥,肯定不行!”皇上說道。

單打獨鬥,皇上這邊肯定是要必敗無疑的。因為陳揚,蘭庭玉,衛無忌他們都嚴重的拉下了戰鬥力。若是搞個十局六勝,光陳揚這幾人都不夠輸的。

所以,如果皇上說要單打獨鬥,陳天涯肯定是很樂意的。

但顯然,皇上也冇這麼傻。

陳天涯反正是本錢雄厚,他不在乎皇上這邊出什麼陰招。不管什麼招,他便一力降十會!

“我在天空之中佈下乾元金光陣,裡麵的太陽神芒會布在周圍,以乾元金光陣形成一個三萬平米的空間來。咱們都進去,進行一個小時的廝殺。一個小時之後,戰鬥停止,那一方死的人多,便算那一方輸了。總之,誰都不能逃走,死都給我必須死在大陣裡麵。你可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