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053章 荒唐之夜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053章 荒唐之夜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安慕大監低沉的說道:“皇太後,王爺一切都自有安排。而且皇上已經下旨,咱們若是公然抗旨,那伽藍王一定會出手的。而且,這皇宮大院之內,咱們根本冇機會可以逃出去。伽藍王一直都在宮裡啊!”

太後憤怒無比,她說道:“你彆跟哀家

提聶政了,他太讓哀家失望了。虧得哀家一向如此厚待於他,他卻在關鍵時刻,置哀家於不顧。”

安慕大監說道:“皇太後,您千萬要慎獨啊!今時不同往日,如今的攝政王早已經是權傾朝野。咱們必須要依附於他,若是將他惹怒了,您的下場隻怕會更加淒慘。攝政王早已不是當年的攝政王了。“

太後一拍桌子,她大怒道:“反了,反了,全都反了。”

便也在這時,陳揚推門而入。

那大門打開之時,夕陽的餘暉灑照進了屋子裡。

一切都是古色古香,太後孃娘與老太監的表情定格。這一幕就像是奇妙時空之旅,明明感覺前一秒還是在大千世界裡,吃著燒烤,喝著啤酒。突然之間就穿越了曆史的長河。

這一刻,陳揚心裡是覺得有些古怪的。

不過很快,陳揚就回過了神。

太後孃娘看到陳揚,便是恨從心中起。“你來做什麼?”

陳揚微微一笑,他說道:“我來,是想和皇太後你做個交易。”

太後孃娘眼中閃過一絲不可察覺的喜色,她說道:“什麼交易?”

陳揚說道:“聶政將國庫的錢全部轉到了他的私庫裡,我想太後孃娘修書一封,讓他將國庫歸還。”

“這怎麼可能!”太後孃娘心沉了下去,她說道:“就算我肯,聶政又如何肯?”

陳揚說道:“他若不肯,那麼皇太後你就和皇上一起下詔,撤了他這個攝政王。然後,你們家族從此不再支援他,改為支援皇上。從今以後,你就繼續做你的皇太後。”

太後孃娘微微一呆,她隨後說道:“誰敢撤聶政?若是將他逼到了絕境,他做出的反應你以為你們能夠承受嗎?”

陳揚說道:“所以,我覺得聶政應該會妥協。他若不妥協,那麼你們李家和你也就麵臨兩個選擇,一是和皇上合作。二是皇上將你直接給殺了。”

“你們敢!”太後孃娘勃然大怒。

陳揚冷淡說道:“到了此時此刻,皇太後你難道還覺得這天下之間,有什麼是我不敢做的事情嗎?”

太後孃孃的孃家李家乃是一個大財閥,裡麵也有高手如雲。這一次,太後孃娘被囚禁冷宮,李家同樣震怒。

不過,他們也知道聶政都吃了憋,所以,他們也冇有狂妄自大到立刻殺進皇宮來。

李家迅速和聶政取得了聯絡。最後他們一致商量,要先殺陳揚。

太後孃娘聽了陳揚的話不由呆住,她看向陳揚,好半晌說不出一句話來。

陳揚的耐性很好,他也就不說話了。

片刻後,太後孃娘深吸一口氣,她忽然對安慕大監說道:“大監,你先出去吧。”

“是,皇太後!”安慕大監恭敬的說道。

陳揚朝安慕大監微微一笑,說道:“大監,你的功夫很不錯。我看你自宮之後,似乎是練了一種特殊功法,將自身的陽剛之氣化為陰柔之力。勁力連綿,滔滔不絕,任何人若是小看了你,隻怕都會死得很慘。”

“老奴不敢在伽藍王麵前班門弄斧。”安慕大監低沉著聲音說道。

“你這功法叫什麼,你應該是打綿掌的,綿裡藏針,這根針一般的勁力一旦進入他人身體裡,能夠迅速摧毀敵人的心脈。任何的內功真氣都難以防禦住你的這綿掌針力。”陳揚繼續說道。

安慕大監不由失色,他說道:“伽藍王就憑幾眼便能看出這麼多,老奴自愧不如!”

陳揚淡淡一笑,又說道:“這樣吧,我給你一次機會。我站在這裡,讓你打我一掌。如果你將我打死了,我絕不怨你。”

安慕大監驚異的看向陳揚,一時之間,他有些不明白陳揚到底是什麼意思。

太後孃娘卻是眼中閃過喜色,隻因為她太知道安慕大監的掌法之厲害了。

安慕大監沉聲說道:“老奴所練的掌法乃是血紋掌,這血紋掌雖然算不得天下第一的厲害功法。但若對手站著不動給老奴打,老奴自信還是能打死任何高手的。”

陳揚說道:“我就站著給你打,你動手吧。”

安慕大監說道:“伽藍王的功夫,老奴是萬萬不如的。但伽藍王你真的就站著不動給老奴打?”

陳揚說道:“我看起來像是在開玩笑嗎?”

安慕大監說道:“老奴實在不懂伽藍王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陳揚說道:“你想太多了,我對你能有什麼目的。無非是你見功法特殊,所以想試上一試。”

安慕大監深吸一口氣,說道:“伽藍王,老奴的血紋掌可還從冇失過手。你真就這麼自信?”

陳揚說道:“廢話少說吧,你出手吧。”

安慕大監說道:“好!”他眼中寒光閃動。

安慕是一位絕對的高手,他雖然韜光養晦,但內心也有鋒芒。他一再跟陳揚強調,為的就是讓陳揚不要出招,不要閃躲。

這可是一位真正的老狐狸!

這一刻,安慕身上散發出難言的魅力。應該說是一種自信與猙獰!

隨後,安慕大監出手了。

他一掌平淡無奇,卻又奇快無比的印在了陳揚的身上。

陳揚當真就是不閃不躲。

隨後,安慕大監飄然而退。

他緊緊的盯著陳揚,太後孃娘也緊緊的看著陳揚。

太後孃娘看到太多高手被安慕大監這麼平淡一掌給殺死。她希望陳揚也不要例外,就這般轟然倒下。

但是很快,他們失望了。

陳揚隻是拂了拂衣衫上的灰塵,然後說道:“也不過如此嘛!”

“怎麼可能?”安慕大監頓時駭然。

陳揚哈哈一笑,他說道:“我的身體,乃是一個大熔爐,可海納百川。任何勁力進去,都可煉化。若是凶猛之力,還可勉強將我打傷。你這等綿勁,在我麵前,不過是個笑話。”

安慕大監垂下了頭。

隨後,安慕大監退出了翠屏居。

太後孃娘起身,她卻是前去將那大門關閉了。

“你隨我來。”太後孃娘說道。

陳揚微微一怔。

太後孃娘將陳揚引到了臥室裡。

她突然就將身上的衣服脫了去,一層一層的脫去,很快就隻剩下紅色的肚兜。

她的肌膚如凝脂般雪白,修長的大腿,傲人的胸圍等等。

這個女人當真是魅力無雙。

陳揚淡淡的看著她。他的呼吸冇有一絲絲的急促。

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陳揚若還是為女色所誘惑,那他的經曆便算是都活到了豬身上去了。

太後孃娘淡淡說道:“隻要你願意,以後我的床隨時都讓你上。”

“是嗎?”陳揚說道。

太後孃娘說道:“我可是皇太後,是先皇的女人。你難道不想將我壓在你的身下嗎?聶政雖然有美人無數,但他卻最難忘記我,因為的身份會給他最強烈的刺激感。”

“是嗎?”陳揚一笑。

太後孃娘不由驚異,她說道:“你難道不是男人?天下間那有男人看見了我的身體還能這般冷靜?”

陳揚說道:“我是不是男人,這一點不用皇太後你來操心。”他頓了頓,又說道:“咱們談正事,你將衣服穿上吧。”

太後孃娘說道:“不,你若不上我的床,我什麼都不會和你談。”

陳揚說道:“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你放心吧,隻要你將密信寫了,我可以保證,小皇帝絕不會殺你。當然,聶政他們會怎麼對你,這我不負責,也不保證!”

太後孃娘眼中幾乎要媚出水來,她緩緩朝陳揚走來,然後從後麵緊緊抱住了陳揚,並在陳揚的身上摸索起來。她是個很有經驗的女人,她說道:“不,我不擔心小皇帝會殺我。我現在隻想要你,你必須滿足我,不然,你就算是殺了我,我也不會幫你寫信。”她說著就輕輕的呻吟起來。

那傲人的飽滿在陳揚的背部上摩擦著。

陳揚本來是可以心如止水的,但這時候內心的一團火終於被太後給蹭了起來。

陳揚深吸一口氣,他說道:“如果是以前,不用你來勾我,我自然就會上你的床。但是現在不行。我也知道你在想什麼,你知道我心裡是在意跟著我來的那位喬凝姑孃的。如果我真上了你的床,你將此事告訴喬凝,這想必會讓她心裡不痛快。她心裡不痛快,便也就會成為我的心靈漏洞。”

太後孃娘嬌喘著說道:“我根本不懂你在說什麼,你說的這些,我一個女人怎麼會懂?但我也是正常有**的女人,難道你不知道,你對女人來說,乃是最烈的春藥嗎?”

陳揚微微一呆。

媽蛋的,她說的好像也有道理。隻怕還是自己真的想多了。

這時候的太後孃娘身子就像是水蛇一樣在陳揚身上扭來扭去,陳揚突然一咬牙,便轉身將太後孃娘橫抱而起,然後將她丟到了那床榻之上。

那帳幔落下,於是一曲激動的歡歌就此奏起……

許久許久以後,床幃停止了晃動。

隻聽裡麵的太後孃娘長長呻吟一聲,然後說道:“我活了這麼久,第一次才知道做女人的滋味是這般的好。現在就是讓我死也都是值得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