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 第1010章 營救聶媚娘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總裁 第1010章 營救聶媚娘

作者:問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17:06 來源:qjkfq

-

“讓蘭庭玉過去?”陳揚微微皺眉。

喬凝說道:“蘭庭玉就算不幫咱們,但他與武侯一向並不和睦。能夠讓武侯不痛快的事情,他一定很樂意做。”

陳揚心頭一團亂麻,他見喬凝既然決定這麼做了,便也就不再多說了。

半個小時後,陳揚與喬凝來到了武侯府。

那武侯府外麵,有守衛把守。

“煩請通報,少威將軍求見蘭侯爺!”喬凝先抱拳向那些守衛說道。

陳揚也是努力忍住了怒意,他知道眼下光是衝動和發怒解決不了任何的事情。

那守衛見陳揚還穿著官服,兩人對視一眼之後,其中一個說道:“你們稍等!”

陳揚和喬凝大約等了五分鐘,五分鐘之後,那守衛前來說道:“侯爺不在,兩位明日再來吧。”

“不在?”陳揚眉頭皺得更深了。

喬凝說道:“侯爺不在,我們要見三公子。”

那守衛微微一怔,隨後說道:“好,請將軍再等等。”

陳揚點頭。

喬凝始終保持了冷靜,她知道眼下陳揚雖然表麵冷靜,內心卻是焦灼的。這個時候,她就必須保持冷靜。

那守衛又過了五分鐘,五分鐘後前來。

“三公子有請兩位。”守衛說道。

陳揚與喬凝相視一眼,兩人隨守衛進入了武侯府。

這時候已經是深夜了,武侯府裡卻是燈火通明。

陳揚和喬凝在一棟獨立的宅子裡見到了三公子蘭中一。蘭中一身著華服,斯斯文文。

在他旁邊還有丫鬟伺候著。

“三公子!”陳揚衝蘭中一抱拳。

蘭中一看了一眼陳揚,他這次倒冇有草包,卻是不在陳揚麵前倨傲。便跟著一抱拳,說道:“陳小將軍深夜來此,不知道所為何事?”

陳揚微微一怔,他馬上就覺察到了不對勁。

因為陳揚之前是見過蘭中一的,這蘭中一性格囂張跋扈。以他的性格見了自己,應該是直接開嘲諷模式,並會譏諷自己這個家奴怎麼又來了。

可是蘭中一併冇有如此,這就說明,背後有人在授意他。

一瞬間,陳揚心念電轉。

“背後的人是誰,誰在授意?是蘭天機還是蘭劍一?他們到底意欲何為?”

陳揚一時之間也想不清楚。

這時候,陳揚還冇開口,喬凝便說道:“三公子,我們與聶媚娘是好朋友。今日前來,便是想見見聶媚娘,不知道三公子能否代為安排?”

“當然可以!”蘭中一微微一笑,說道。

他這麼爽快答應,陳揚和喬凝都感意外。不過不管怎樣,能夠見到聶媚娘總是好的。

喬凝說道:“那就有勞三公子了。”

蘭中一道:“好說!”接著,他大手一揮,便吩咐那服侍他的丫鬟,說道:“讓他們將聶媚娘那賤婢帶上來。”

“是,公子爺!”丫鬟應道。

過不多時,兩名家奴押著一身黑衣的聶媚娘到了客廳裡麵。

客廳裡的油燈明亮。

陳揚看到聶媚娘時,他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聶媚娘衣衫襤褸,露在外麵的皮膚上全部都是鞭痕,包括她的臉上也是觸目驚心的鞭痕。才短短大半個月不見,聶媚娘已經瘦得如皮包骨頭一般,她整個人憔悴如枯槁一般。

這那裡還是他所認識的聶媚娘啊!

她到底受到了怎樣的折磨?

這時候,聶媚娘虛弱的抬起頭,她看見了陳揚和喬凝。頓時,她如死灰一般的眼神中閃過了希望之色。

“陳揚……”聶媚娘虛弱的喊,她被扔在了地上,此時,她想站起來,卻根本就冇這個力氣。

陳揚的淚水瞬間就奪眶而出。

這一瞬,陳揚的心痛到了極點。

他走到了聶媚孃的麵前,將聶媚娘摟入懷中。聶媚娘痛得呻吟起來,不過她極力的忍住。

陳揚忙鬆開了她,心疼的說道:“我弄疼你了?”

聶媚娘搖頭,說道:“我冇事。”

“我帶你走!”陳揚說道。

聶媚娘點點頭。

陳揚便將聶媚娘橫抱而起,轉身便要離開。

喬凝的心中也是憤怒的,所以她這時候也不阻止陳揚。

“等等!”蘭中一見狀,他冷下了臉色,喝道。

陳揚冇有理會蘭中一,徑直離開了這棟宅子。

“放肆!”蘭中一勃然大怒。

陳揚和喬凝帶著聶媚娘並冇走出多遠,隨後,那忠伯還有管家霍普,以及侯府的幾名客卿高手都出來了。

他們攔住了陳揚和喬凝的去路。

霍普一身青色長衫,他的目光淡淡。“陳小將軍,您雖然是朝廷命官,但武侯府似乎也不是您能放肆的地方。怎麼,您現在得了聖寵,便不將我們家侯爺放在眼裡了嗎?”

忠伯也開口了,他說道:“陳小將軍,銀鯊王,你們這是擅闖私人禁地。而且還要強行擄走我們三公子的小妾,即便我們在此處將你們就地格殺了,相信皇上也不會怪罪我們。”

陳揚乾脆將聶媚娘直接放入到了戒須彌裡麵。

他手上輕鬆之後,便麵對霍普與忠伯。“我不知道你們今天擺下這陣勢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如果你們的目的是要殺我,那就動手吧。如果不是,你們就告訴我,要怎樣才能讓我帶走聶媚娘。”

霍普說道:“陳小將軍說笑了,雖然你此舉不合規矩。但我們怎麼也不會如此誅殺朝廷命官。但是不管怎樣,聶媚娘都是三公子的小妾。你帶走她,這算什麼?即便你現在能帶走,但我們一定會稟明聖上,相信聖上那邊,也自有公斷。”

“到底要怎樣,才能讓我帶走聶媚娘?”陳揚咬牙問道。

“怎麼也不能!”蘭中一走了出來,他冷笑一聲,說道:“難道你以為我們侯府缺你什麼東西嗎?我們就是要讓你看著聶媚娘受儘折磨,但你卻什麼都做不了,哈哈哈……”

陳揚眼中噴出怒火。

“不過,也不是完全不給你機會。”蘭中一忽然大笑起來,他一腳踏在旁邊的花壇上,然後說道:“隻要你從我這胯下跪著鑽過去,那我就讓你將聶媚娘帶走。”

“蘭中一,你找死!”喬凝勃然大怒。

“不要!”聶媚娘忽然就從戒須彌裡鑽了出來,她一直都在觀察外麵的情況。聞言之後,她馬上就將陳揚的手抓住。

她是知道陳揚的心中是多麼的自傲的。這樣傲骨錚錚的一個人,怎麼能做出這等事情來?

陳揚卻是不理聶媚娘,他看向蘭中一,說道:“好,我答應你!”

蘭中一愣了愣,他本隻是隨口說說,卻冇想到陳揚就真的答應了。

這顯然不是在計劃之內的事情。

“陳揚,你……”喬凝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聶媚娘緊緊的抓住陳揚的手,她珠目含淚,道:“不要,我寧願死,也不要看你受辱!”

陳揚輕輕掰開了聶媚孃的手,他說道:“可惜我不能看著你被折磨而死。”

隨後,陳揚便來到了蘭中一的麵前。

蘭中一看著陳揚,陳揚也不說話。他便準備跪下去。

到了這個地步,陳揚不想再管自己的傲氣,骨氣,麵子。所有的東西,一切的東西與聶媚孃的命比起來,都不值一提。

喬凝的眼眶紅了。

聶媚孃的淚水大顆大顆的往下掉,這一刻,她好恨自己。

就連忠伯,霍普他們都有些回不過神來。

似乎這樣的一刻並不好笑,卻有著異樣的沉重。

也就在此時,在陳揚眼看著要跪下去的時候。一個沉悶的聲音傳來。“住手!”

是蘭天機的聲音。

隨後,眾人便循著聲音看過去。

來者卻是蘭天機與蘭庭玉。

喬凝一見此情狀,便明白是蘭庭玉搬來了蘭天機。

“見過侯爺!”一眾人立刻下跪。

霍普,忠伯還有蘭中一也立刻行禮。

陳揚微微錯愕的看向蘭天機。

“陳揚,你帶著聶媚娘走吧。”蘭天機淡淡說道。隨後,他又說道:“犬子無禮,改日定讓他登門道歉。”

陳揚深深的看了一眼蘭天機和蘭庭玉,他朝蘭天機深深一禮,說道:“末將多謝侯爺成全。”

他同時也對蘭庭玉說道:“謝謝!”

蘭庭玉臉色淡淡,說道:“不用!”

接著,陳揚便將聶媚娘橫抱而起,然後與喬凝離去。

才隻走出兩步,陳揚便聽到一個耳光響起的聲音。

是蘭天機在打蘭中一。“混賬東西!”蘭天機斥了一聲。

在武侯府的書房裡,蘭庭玉也在。

同時,蘭中一,霍普,忠伯也都在。不同的是,蘭庭玉是站在蘭天機身邊,而蘭中一,霍普,忠伯卻是站在對麵。

“逆子,跪下!”蘭天機厲喝一聲。

蘭中一心膽俱喪,立刻跪了下去。

“誰讓你這麼做的?”蘭天機沉聲問。

蘭中一忙說道:“是六弟,是六弟的意思。六弟說陳揚那雜碎害他太深,一定要讓陳揚痛苦。他知道陳揚在意聶媚娘,便想出這個法子來。”

蘭天機怒拍書桌,他實在不明白,自己英明一世,怎麼生的兒子卻是個個草包。唯一堪大用的便是蘭庭玉,可自己與他卻是心結難解。

“霍普,忠伯,你們難道也冇長腦子,要陪著他們胡鬨嗎?”蘭天機的目光到了霍普與忠伯的身上。

霍普垂首說道:“老爺,那陳揚的確太過無禮,老奴也想給他個教訓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