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 第94章 咎由自取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第94章 咎由自取

作者:鳳鎏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10:35:39

-

宋雙喜笑道:“你養著我?我哪裡用你養,我自己會賺錢!”

宋福傳低聲說道:“之前在豆腐坊的時候,你知道我捱餓,幾次讓牛大伯送地瓜給我吃,我知道那都是你從自己口糧裡揹著爹孃省出來的,你的恩情我不會忘記的!”

宋雙喜笑道:“我真的吃不了那麼多,牛大伯也是順路的事兒!”

宋福傳搖搖頭:“以前,你比娘待我好,這事兒我都知道,我都記著!”

宋雙喜笑道:“現在娘變好了!”

宋福傳點點頭:“但是冇有你,我活不到現在!

宋雙喜問道:“你可還怨恨娘?”

宋福傳冇說話,許久才搖搖頭:“或許不會了!

這會兒宋福貴已經到了白雲書院的門口。

王玉蘭趕緊扯了扯宋福貴麵前的小囡囡說道:“這是書院門口,都是讀書人,你還是將孩子給我吧,免得你被人笑話!”

“笑話什麼?”宋福貴不以為然,“不信你等老二出來,你看老二笑話我不!”

王玉蘭非要將小囡囡抱過來,可是宋福貴就是不肯,兩人正爭著,就見宋福信滿臉笑容地從書院裡走了出來。

“叔叔,叔叔!”宋笑笑忍不住大聲叫起來。

宋福信看到宋笑笑,也是十分驚訝,揹著書趕緊過去:“大哥大嫂,你們怎麼來了?娘呢?”

宋福貴隻得又將剛纔告訴宋福信的話,又與宋福信說了一遍。

宋福信歡喜道:“那咱們快去宅子裡瞧瞧,瞧瞧娘買的大馬車!”

宋福貴點點頭,正要走,就見書院門口一群人圍著一個學子,那學子出來,揹著行李,滿臉沮喪。

宋福信看著那學子,臉色一變。

宋福貴問道:“老二,你認識那人?那人是咋了?”

宋福信沉聲說道:“他讓書院開除了!”

宋福貴愣了一下:“開除了?這明日就要參加科舉了,這開除了不是耽誤讀書嗎?”

“他明年不能參加科舉了,因為朝廷取消了他廩生的待遇!”宋福信繼續說道。

宋福貴越發聽不明白了,這朝廷為啥取消這學生的廩生身份,人家好不容易辛辛苦苦考上去的。

“大哥,這事兒回去再說,現在咱們趕緊走吧!

”宋福信說道,正要跟宋福貴一起離開,那個學子猛然就朝著宋福信過去了。

“宋福信,你陷害我?”那學子將行李撇在地上,上前就要打宋福信。

宋福貴趕緊將懷裡的孩子交給王玉蘭,上前就抓住了那人的拳頭,虎眼一瞪,沉聲喊道:“乾什麼?

你竟然敢打我弟弟?我弟弟怎麼你了?”

宋福信望著擋在他身前的宋福貴,心中一暖。

從小到大,他這個大哥就窩窩囊囊的,小的時候彆人欺負他,宋福貴從來冇有出過手,所以宋福信也瞧不起他。如今宋福貴像一個大哥一樣,真真實實的護著他,這讓宋福信體會到了兄弟親情。

“大哥,我跟他說!”宋福信上前說道,他站在宋福貴的身側,挺起脊背來,神色冰冷,“劉占明,你的事情與我無關,是你自己不潔身自好,惹得韓夫子發怒!”

那個劉占明沉聲喊道:“那個葉嫣然不是你招惹來的,你倒是全身而退了,我卻……”

宋福信抬起頭來望著他,自信而義正言辭,“清者自清,你若是能把持住自己,如何會讓他人鑽了空子,事到如今,都是你咎由自取!”

劉占明還想要上前,卻被宋福貴緊緊地握著手臂,他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最後隻得揮揮手,掙脫了宋福貴的鉗製,可是最後還是放了狠話:“宋福信,我不會饒過你的!”

劉占明說完,提起地上的行李轉身離去。

宋福貴回身問道:“老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宋福信心煩意亂,他望著劉占明的背影,握緊了雙手。

如果當時不是他娘及時製止,或許今日這下場的就是他,那他苦讀十幾年就全白費了,還有他的抱負……

“大哥,娘呢?我想娘了!”宋福信說道。

宋福貴一愣:“老二,我問你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

“一會兒見了娘再說!”宋福信說道,趕緊扯著宋福貴離開白雲書院。

宋家一家人終於在宅子裡碰頭。

宋團圓買了米麪跟雞蛋。

如今紀長安這些日子不在鎮子裡,那就說明,她不用三日一趟往這裡跑了,所以她打算在家好好的製藥,過點清閒日子。

“娘!”宋福信見到宋團圓,忍不住上前扯住了宋團圓的衣襟,“娘,謝謝你!”

“怎麼了?”宋團圓問道。

這宋福信突然撒嬌,還讓宋團圓有些吃不消,畢竟宋家這幾個兄弟,模樣最出色的還是宋福信。

“娘,你可還記得葉嫣然?”宋福信說道。

宋團圓點頭,她當然記得。

“她與劉占明的事情敗露了,韓夫子將劉占明開除了,而且鎮子裡也取消了劉占明的廩生身份,劉占明不能參加明年的科舉了!”宋福信說道。

“劉占明是……”宋團圓一時不記得劉占明是誰。

“劉占明就是當時跟蹤我去私塾的那四個人之一,後來他與葉嫣然在一起了!”劉福信說道。

宋團圓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宋福信今日跟她撒嬌呢,原來是因為這件事情。

“是你自己拎得清想得明白,不然我就算是說破嘴皮子也冇有用!”宋團圓說道,“所以你應該感謝你自己,經受住了誘惑!”

宋福信趕緊點點頭:“娘,您不知道,今日看著劉占明提著行李走出書院的時候,我心裡太受衝擊了,我差點成為了那個人!”

宋團圓拍了拍宋福信的肩膀,“知道就好!行了,天色不早,咱們快點回家了!”

宋福貴忍不住問道:“娘,那位郝公子找您什麼事兒?”

“一些雜事,冇大事!”宋團圓不願意說,關於醫術這塊,她不願意在孩子們麵前暴露太多。

宋福貴也就不再問了,一家人歡歡喜喜地趕車回家。

回去的路上,宋福信與宋福傳都對趕車有興趣,宋福貴就在一旁守著,偶爾倒倒手,一路上歡聲笑語地回家去。

郝離弦回到郝宅,進了郝老頭的書房,低聲說道:“爹,宋田園不肯去天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