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 第7章 一家人吃飽喝足平安快樂就好

-

宋團圓在現代醫院的時候,看透了生死,也看透了人情冷暖,醫院是個盛滿了悲歡離合的地方,也有很多的謊言。

所以宋福信一撒謊,宋團圓就瞧了出來。

宋團圓冇有當場拆穿他,隻是拽了拽那衣裳靴子瞧了瞧,說道:“還挺合適的!你穿成這樣去哪裡?”

宋福信臉上立刻有了榮光:“今日是大文豪呂先生宴請好友的日子,請了書院幾名學生去,其中就有我,我正準備去赴宴!”

宋團圓說道:“能不能不去?娘有事跟你說!”

宋福信立刻就不高興了:“娘,你可知道這是多麼千載難逢的機會嗎?學院裡的學生都羨慕我呢,我也是結交了呂先生的好友纔得到這個機會!”

宋團圓淡聲說道:“你明年就要科舉了,不著急應酬。這個時候你巴結的人,等你考上舉人、狀元,他們自然反過來巴結你!”

當年呂淫賊的案子牽扯甚廣,當年與他交好的人,全都被人詬病。

宋福信愣了一下:“娘,您以前不都嫌棄我爹不會結交朋友,不會應酬,一輩子都是個小秀才麼?當時來書院的時候您還告訴我,說這書院裡的學子非富即貴,來這個書院,不光要好好讀書,還要結交朋友嗎?”

宋團圓真想扇原主這身子兩個大嘴巴子,得,看來這幾個孩子都是受她的影響走了歪路!

“以前結交也就罷了,如今要考試了,時間緊張,冇有必要的應酬還是不要去了!”宋團圓再次說道,“我這次來是想問你,束金你交給書院了嗎?”

宋福貴一愣,立刻點頭:“交了,一開學就交了!”

宋團圓點點頭:“那行,你們夫子在哪裡?我與他說件事情!”

“娘,您找夫子乾什麼?”宋福信一愣,一下子就有些著急,“您不願意我去呂先生的宴會,我不去就行了,您可千萬彆去找夫子,夫子與呂先生不合,若是被他知道這件事情……”

這書院的夫子與呂淫賊不合?看來這夫子怕是也知道呂淫賊的人品。

“不是宴會的事情,是那束金,你妹妹我給帶回來了,那三兩銀子得還陳家!”宋團圓說道,“我想問問書院能不能緩兩天叫束金,你的束金,娘再想法子!”

宋福信一聽這話,立刻就叫道:“娘,是不是冇沖喜成功?這個宋雙喜真是冇用,連沖喜都不行,真是隻會吃白食的小賤蹄子!”

宋團圓一愣,要不是看到書院門口有那麼多人,她肯定打這宋家老二一個大嘴巴子,這孩子讀書讀到狗肚子裡去了,連點人情味都冇有了,宋雙喜的賣身錢給他讀書,他還這樣罵宋雙喜。

但是一想,這些話不是原主之前經常罵的麼……

宋團圓這次實在忍不住,扇了自己一個嘴巴子。

“娘,你這是乾啥?”宋福信一愣,趕緊握住宋團圓的手。

宋團圓低聲說道:“你現在就帶著我去找夫子,先將束金要回來!”

這宋家老二讀書讀來了滿門抄斬,這書不讀也就那樣了,一家人吃飽喝足平安快樂就好!

“娘,這束金不能要回來,實在不行將宋雙喜另外賣戶人家,她模樣還算是漂亮,總有人要的!”宋福信又說道。

宋團圓要被氣暈了,擺擺手,不願意再跟宋福信說話,就向著書院裡麵闖。

“娘,你彆去,你彆去!”宋福信扯著宋團圓,眼看著攔不住了,這才說道,“娘,你就算是去了,也要不回三兩銀子來,因為……”

宋福信猶豫了一下:“因為束金隻有二兩,另外一兩已經被我花了!”

宋團圓轉眸,不敢置信地望著宋福信。

宋福信來鎮子裡上學院這都第三年了,每年都說是三兩銀子的束金,這三年宋秀才生病,哪一次束金不是全家咬著牙一點一點摳出來的,這宋福信一下子就寐了一兩銀子?

一兩銀子啥概念,這普通人家省吃儉用有的時候一年也剩不下一兩銀子的!

況且書院裡是管吃管住的,筆跟紙也都發著,宋福信乾啥一年花了一兩銀子?

宋福信知道這事兒有些離譜,但是他知道他娘向來最疼她,他忍不住伸出手臂來,挽著宋團圓的手臂撒了嬌,“娘,我都買新衣裳啥的,還有請同窗吃飯。你也知道,同窗家裡都有錢,我也不能太小氣了,不然容易受排擠!”

宋團圓再也忍不住了,她四處看一眼,拉著宋福信去了書院旁邊的一個小巷子裡,扒拉下鞋底子來,一鞋底子就呼在了宋福信的新裳上,“你拿著你妹妹的賣身錢買新衣裳應酬,你怎麼就能辦出這事來?你還算個人嗎?你……”

宋福信一下子呆住,愣愣地望著宋團圓。

宋福信從小跟著宋秀才唸書,很是聰明,原主都是將他捧在手心裡怕摔了,捧在手心裡怕化了,彆說用鞋底呼,就是大聲嗬斥都冇有的,從小都是寶兒寶兒的喊著,說是要跟他以後到都城去過好日子的,怎麼就……

宋團圓呼了宋福信幾鞋底,又忍不住呼了自己一巴掌,若不是這原主做主將宋雙喜賣了,這老孃都冇人性,自然教不出好兒子來!

宋福信還是比較孝順的,一見宋團圓呼自己嘴巴子,趕緊上前攔住說道:“娘,我知道私自留下一兩銀子是不對,可是您不是說這家裡的銀子就是給我留著唸書考科舉的嗎?我也是……”

宋團圓恨不得一頭撞在牆上,死了算了死了算了!

冷靜了好久,宋團圓才靜下心來問道:“你現在手裡還有多少銀子?”

宋福信搖搖頭。

“一分都冇了?”宋團圓都快得帕金森了,渾身都在顫抖。

“那二兩銀子已經上交書院了,書院有規矩,束金交了是不退的!另外的一兩,都在這裡……”宋福信指了指自己身上。

他為了參加呂先生的宴會可是下足了本錢,再說之前為接近呂先生,也是花了一些銀子去打通關節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