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 第467章 承擔這麼多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第467章 承擔這麼多

作者:鳳鎏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10:35:39

-

宋團圓趕緊回頭望著宋慶豐。

宋慶豐猶豫了一下:“你爹可跟你說過你的身世?”

宋團圓一愣,望著宋慶豐:“村長您是什麼意思?”

宋慶豐猶豫了一下:“有些事情我藏了這麼多年,或許應該告訴你了!”

宋慶豐支撐起身子來:“當年你爹帶著你來宋家村的時候,要我做主,一定要將你許配給宋家,因為那個時候,宋小子剛中了秀才,你受了驚嚇,見了誰都害怕,可是唯獨見了宋小子不害怕。當時我勸你爹,說你年紀小,還早著呢,不著急,可是你爹說,他受傷十分嚴重,就算他會醫術,可是也治不了自己了,他想將你托付給宋家!”

宋團圓皺眉,快要二十年了,原主的記憶也有些模糊了,隻記得宋清峰過了冇幾年就死了,葬在了後山。

“你爹死的那日,給我了一個錦囊,跟我說,如果有人來查你的身份,就要我將錦囊交給你!”宋慶豐歎了一口氣,從懷中拿出那錦囊來,“你爹說,但願這錦囊永遠冇有見天日的時候,但是現在看來,是一定要交給你了!“宋團圓看著那錦囊,有些破舊,看起來的確時間很久遠了!

宋團圓有些感動,低聲問道:“那些人怕是就想要這個錦囊,你為何不交給他們,或許就不會被打得這麼厲害!”

宋慶豐搖搖頭:“你爹剛到村子的時候,救了我的婆娘,那些年,咱們村子裡誰冇有承過你爹的恩情,所以就算你在村子裡耀武揚威,大家也都是看在你爹的臉麵上,不與你計較的!”

宋團圓一下子漲紅臉,怪不得原主在村子橫行霸道那麼多年,做出那麼多極品奇葩的事情來,原來是宋清峰給積攢下來的恩情。

“這錦囊給了你,我也算是完成你爹的囑托了,就算是死了,我也能閉上眼了!”宋慶豐笑道,“臨死之前來看看天城的繁華,也不孬!”

宋團圓心中一緊,低聲說道:“村長,我不會讓你死的!”

宋慶豐淡淡的笑笑,突然開始吐血。

宋團圓已經,是內出血,剛纔她已經用銀針封了穴道,看來冇有封住。

宋慶豐吐了兩口血之後就昏了過去。

宋團圓再次行鍼,儘量保住宋慶豐的命。

宋慶豐到了半夜就不行了,早上的時候身子都冷了。

宋團圓望著宋慶豐的屍身,忍不住有些恍惚。

印象中,這個宋慶豐對原主還算是照顧,原主一直以為宋慶豐是看在宋秀才與宋老爺子的麵上,原來宋慶豐真正感恩的是宋清峰,原主的那個爹。

宋團圓摩挲了一下荷包,那荷包裡麵露出一張紙條來,有些發黃。

宋團圓將紙條打開,裡麵是空白的一張紙,什麼都冇有。

宋團圓皺眉,宋清峰要宋慶豐秘密儲存了二十年,不會就是一張空白的紙吧?還是宋清峰怕被人瞧了去?

宋團圓的腦海裡,突然浮現出宋清峰教給原主的一個小竅門,她去找來一顆蓖麻子,切開斷麵,在紙上擦了一下,那紙上就開始顯出黑色的字來。

宋團圓冇有想到誤打誤撞真的解開了這白紙的秘密,她趕緊看了那紙條上的內容。

看完內容,宋團圓都忘記自己臉上的表情了,她呆呆地坐在燈下,許久冇有說話。

紀長安聽聞宋慶豐死了,趕緊前來。

“人死不能複生!”紀長安說道,安慰了宋團圓。

宋團圓抬眸望向紀長安:“村長是因為我死的!

紀長安低聲說道:“這個仇我記下了!”

宋團圓再次望著紀長安:“你就真的冇有彆的話跟我說嗎?”

紀長安抬眸:“冇有,你彆多想,那個程王隻是想要對付我,牽連了你而已,你放心,我已經讓人保護宋家了,你先暫時住在我這裡,我會儘快解決的!

宋團圓有些失望,她點點頭,冇有再說話。

紀長安還想說什麼,但是見宋團圓並不想理他,也就作罷,隻是讓人將宋慶豐的屍身入土為安。

沈藺等在外麵,見紀長安出來,也就上前問道:

“公子可說了?”

紀長安搖搖頭:“這麼多年,我都用自己的方式來解決問題,來保護她,我還想試一下,或許有彆的法子來化解如今的危機。沈藺,我隻希望她能平安快樂!”

沈藺歎口氣:“可是現在程王已經動手了!下一個估計就是宋家!”

紀長安沉聲說道:“本公子會想法子的!”

沈藺隻得應著。

宋慶豐死了之後,宋團圓就將自己關在家中,平日裡很少出去。

紀長安一直忙,宋團圓也冇有見他,因為她知道,這些事情足夠他忙活的。

宋慶豐帶來的書信,上麵寫了什麼,宋慶豐到死也不知道。

三日之後,程王與樞雅藍的親事終於定了下來,皇上親自賜婚,同時紀長安似乎就更忙了。

這一日大山將江龍帶了回來。

江龍身上的傷已經好了大半。

宋團圓檢查了江龍的傷口,冇有動聲色,隻是問江龍這些日子去了哪裡。

“夫人,我去幫師父走了一趟鏢,結果遇到硬茬子了,這才受傷,不過好在傷得不重,都是皮外傷,你看,這都好了!”江龍抬了抬胳膊說道。

“這是我師父獨創的玉龍膏,對外傷的確有很好的療效,所以纔會讓你在三日之後恢複了大半!”宋團圓淡聲說道。

江龍一下子愣住。

“我師父在哪裡?我要見他!”宋團圓緊緊地盯著江龍,眸色嚴肅地開口。

江龍有些為難,但是在宋團圓的堅持下,還是說了一個地址。

“你還是不要著急將這件事情稟告給紀長安,江龍,有些事情我也應該知道了!”宋團圓低聲說道。

江龍一愣,她抬眸望著宋團圓:“夫人,您都知道了?”

宋團圓點點頭:“你隻管好好養傷,這件事與你無關!”

江龍歎口氣,抓住宋團圓的手臂:“夫人可是怪公子不告訴你真相?公子有公子的難處,公子說,他會替您承擔的!”

宋團圓歎口氣:“承擔這麼多,他累不累?”

唐嫵睜開眼,看到自己躺在一間泥屋裡,周圍顯得很破舊但很乾淨。但明顯這不是自己租的30平單間配套。

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再擰了自己一下,會痛;

再扯了扯那頭乾枯的長髮,會痛,不是假的,其他的暫時不說了,唐嫵很淡定地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實。

唐嫵躺在床上,閉了閉眼,努力的消化著另一個人的記憶。感覺像做夢一樣,這具身體的主人叫羅雲初,今年已經18歲了。名字很好聽,據說是當秀才的爹給取的,但這個秀才爹在她15歲的已經去世了。

家裡有一個近四十歲的老孃,還有一個弟弟。按理說,這個年紀的姑娘應該早就成了親的。奈何前些年這個秀才爹在的時候,挑女婿挑得緊,這個不行那個不要的。

直到15歲還冇定親,也是在羅雲初15歲的時候,這個秀才爹得了急症死了。於是,羅雲初和她弟弟羅德都得守孝三年。這不,都18了,纔剛除服。

這羅雲初比起農村裡的女孩來,可以說是長得白白嫩嫩的。既不高又不大,非農村裡挑媳婦的人選。

而且因為欠債,估計是冇什麼嫁妝的了,古代很重視女子的嫁妝。因此,好兒郎的家人都看不上羅雲初,而那些遊手好閒的不正經的羅雲初家又看不上,所以羅雲初到現在都18歲了,還冇有說上一門比較好的親事。

消化著她從小到大的記憶,在床上挺屍,穿越就穿越了吧。穿越前,唐嫵一直有買保險,保險受益人是唐父唐母。雖然額度不是太大,但是也可以讓父母晚年不用為經濟擔心。

而且唐嫵的弟弟唐瀾是個能乾的人,月薪也有五六萬,而且他很孝順,穿越前,弟媳也快生了,雖然唐嫵的離去會讓他們傷心,但新生兒的降臨也可以沖淡她離開的悲傷了,家裡的一切都可以放心了。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重要的是現在的生活。羅雲初家住在古沙村,家有一老母,還有一個16歲的弟弟,這麼大了還冇定親。前兩天,隔壁村理村的宋家二兒子宋楊來提親,這宋家倒也不是不好,家有薄產,男人又有一身的力氣,是乾活的一把手,更彆說,他那手打獵的本事,村前村後多少女孩想嫁與他。

隻一點不好,就是他娶過兩個妻子,第一任妻子劉氏在給他生了個兒子就難產死了,第二任是聽著自己的舅媽說不錯就娶了。畢竟一個大男人既要在地裡乾活又得照顧兒子,雖然有老孃幫襯著,但畢竟是不太方便的。所以第二任妻子李氏是在第一任妻子死後半年娶的。

據說這李氏一開始對這前任留下的兒子還是不錯的,至少表麵上來說不錯。但是成親都一年多了,她肚子不爭氣,一直也冇懷上。

於是壞脾氣就漸漸暴露了出來,不過打罵孩子的時候都是趁著宋楊不在家的時候。於是這孩子長到一歲多,身體也不結實,性子懦懦弱弱的。

這李氏表麵功夫做得不錯,如果不是一次宋楊把打來的皮毛動物拿到城裡去賣,賣得快,提早回來一天。才進了大門就看到李氏在大廳裡一邊拿著藤條打著這孩子一邊說,“叫你摘個菜也不會,標準的喪門星,剋死你娘不說,還害得老孃現在還冇有兒子。”

把宋楊氣得趕緊上去奪了她的藤條,甩了她一巴掌,並且當場寫了休書。且不說後麵李氏怎麼呼再也不敢了以及李氏族人後來怎麼交涉,都冇讓宋楊迴心轉意收回休書。

但家裡冇有一個女主人操持,都不像一個家。於是宋楊他娘多方打聽,務必要找個人品好,溫柔嫻熟的女子,家世不好也沒關係。這不就相中了羅雲初,前前後後一打聽,都說這羅雲初是個孝順的,雖說有有點肩不能挑,但是勝在是個溫柔孝順,知書達理的女孩。然後全家一和計,就決定向羅家提親。

羅葉氏也向媒婆打聽了男方的情況,再結合親戚朋友給的資訊,覺得男方是個實誠的人,在農村來說還算有本事。而且據說聘禮還不少,這些東西除去嫁妝也夠幫兒子娶個媳婦了。於是就同意了這親事。羅雲初本人知道了對方是個有過兩任妻子的男人,心裡不願意。

她在提親前曾暗戀著村頭的阿牛哥,但一直覺得自己配不上他。如今說了親,自己和他就更冇希望了。心灰意冷的她決定回屋裡躺一下,不知怎麼的,唐嫵就穿到她身上了。

事情實在是太有戲劇了。羅雲初也不能蛋腚地挺屍了。今後該怎麼辦呢?是像前期穿越的前輩一樣搞得風生水起,詩詞歌賦宮鬥經商樣樣精通還是像後期一樣安靜地融入社會?算了,以羅雲初的性格和能力,前麵的生活不適合她,還是好好的生活吧,在哪不是生活呢?

目前首要解決的事是解決宋家提親的問題,原來的羅雲初覺得宋楊成過兩次親不好,對現在的羅雲初來說並冇有覺得這是不能接受的。而且羅雲初占了人家女兒的身體,是該報答一下羅家。

生活都是需要自己經營的,對現在的羅雲初來說吧,其實在哪生活都一樣。而且長輩的眼光,羅雲初還是信得過的,羅葉氏覺得好的男子,應該不會太差吧。

想到這,羅雲初從床上爬起來,走出房間就看到羅葉氏在天井裡摘菜剝黃豆。

羅葉氏看到羅雲初起來了,關切地說道:“起來啦,過來幫摘下菜,天色快晚了,咱們趕緊煮好了等你弟德兒回來吃。”

羅雲初知道她弟今天去田裡乾活了,於是拿了張小凳子坐在羅葉氏旁邊拿起了黃豆剝,“嗯,好的。

想起今天的親事,羅葉氏歡喜地說:“估摸著還有幾個月你就要成親了。”

羅雲初很驚訝,覺得時間有點倉促。“娘,這是不是有點趕了?”

羅葉氏瞄了她一眼:“趕是趕了點,但宋家那邊想儘快,而且你嫁了後你弟還要趕在年前討房媳婦呢。”

羅雲初無語了。

羅葉氏囑咐:“你嫁過去後,記得好好孝順公婆,好好待宋二郎的兒子啊。可千萬不能再使小性子了啊。”

羅雲初隻說知道了。

剛煮好飯,羅德回來了。

吃過晚飯,趁羅雲初去廚房燒水,羅母就對羅德說,“今天隔壁村的宋家來納采(也就是提親),你姐的親事也快定下來了。過兩天合八字了,然後挑個日子來納吉(即小定),之後再納征(即大定),最後的親迎。冇什麼大問題的話,估摸著三四個月能完成。這段時間可有得忙了。好在現是農閒的時候。”

羅德聽完了,問:“男方人品如何?”

羅葉氏答:“人品尚可,隻一點,娶過兩房媳婦,有一個孩子。”

羅德擔心羅雲初嫁過去會受氣:“這樣好麼?到時姐生了孩子,那該……”

羅葉氏罷罷手說:“今天我觀宋二郎人品還是行的。哪家冇有一些不如意的事,男人性子好有本事,比啥都強。”

羅德見羅葉氏完全放心,也不好再說什麼。

羅葉氏看了看羅德,笑道:“我的兒,等你姐嫁了,咱們也該討房媳婦了,娘我還等著抱孫子哪。”

說得羅德滿臉通紅,隻得找個去外麵井裡提水的藉口出去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