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 第427章 宋家的酒太好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第427章 宋家的酒太好

作者:鳳鎏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10:35:39

-

好好的婚禮,因為梁王與程王的到來變得壓抑了不少,宋團圓就盼著梁王與程王趕緊離開。

梁王與程王這一頓喜酒從中午喝到了晚上,尤其是梁王,拉著宋福信一直喝。

宋福信自從上次喝多被宋團圓教訓了之後,便知道自己的酒量不行,幾次三番的不想喝,但是梁王卻一定要他喝。

“梁王殿下,今日是宋狀元成親的大日子,若是喝倒了,怕是會耽誤大事,我瞧著就這樣吧!”紀長安上前,接過梁王非要塞給宋福信的酒杯,淡聲說道,“梁王若是想喝,我陪你喝!”

梁王醉醺醺地看了紀長安一眼,忍不住冷笑:“之前本王喊你喝酒,你推三阻四,今日怎麼為了外人要跟本王喝酒?”

紀長安淡聲說道:“往日不想喝,今日便想喝了!”

梁王哈哈地笑起來:“不愧是紀十一,就是這麼隨性,好,來,我們喝!”

紀長安端起酒杯來一飲而儘。

宋福信瞧著有些著急,想要說什麼,就見紀長安背在身後的手暗中給他比劃,讓他趕緊走。

宋福信趕緊退了出去。

宋團圓與女眷們坐在一起偏房中,可是也心緒不寧的,幾次向裡麵大廳張望,這會兒見著宋福信踉蹌著出來,連忙喊了宋大吉一起上前,攙扶住宋福信。

“娘,紀公子在裡麵陪著梁王喝酒了,喝了不少,您要不要進去瞧瞧?”宋福信低聲說道。

宋團圓向裡看了一眼,低聲說道:“你先回去吧,這邊交給我!”

宋福信卻不放心,這兩位王爺今日也不知道為什麼會來,但是來者不善。

這會兒田旺旺又端了幾個酒壺來。

“還要?”宋團圓問道。

田旺旺點頭,裡麵還早呢!

宋團圓想了一下,上前低聲吩咐了田旺旺。

田旺旺愣了一下:“萬一被髮現……”

“你就照著去做就行了!”宋團圓說道。

田旺旺趕緊點點頭。

田旺旺將酒壺端上去。

梁王一把就將田旺旺懷中的酒壺奪了過去,給他與紀長安滿上。

“十一,我今天高興啊,這可是這麼多年第一次你與我喝得這麼儘興!”梁王幾乎都趴在了紀長安的身上。

紀長安不動聲色地推開梁王說道:“梁王殿下高興就好!”

紀長安抬眸瞧了一眼一直在看熱鬨的程王,淡聲問道:“程王不喝嗎?”

程王擺擺手:“本王不善酒力!”

田旺旺想起宋團圓的吩咐來,也趕緊端起酒壺來給程王滿上,“程王殿下,這是咱們夫人多年的私藏,味道不錯的,您也嚐嚐!”

紀長安抬起酒杯來,笑眯眯地望著程王:“咱們都喝醉了,程王卻醒著,多冇意思?”

程王無奈地舉杯:“那既然如此,本王就陪一杯!”

程王要喝,梁王卻不肯讓程王喝,一抬手將程王手裡的酒杯就打翻了,“我跟十一喝,有你什麼事兒?都怪你,就是因為你來了,十一不理我了!”

程王哭笑不得,擦了擦潑在雪白手指上的酒,淡聲對紀長安說道:“十一你也瞧見了,不是本王不給你麵子,是三哥一定要與你單獨喝!”

紀長安皺眉。

田旺旺也有些著急,趕緊抬眸看了門外的宋團圓一眼。

宋團圓示意他稍安勿躁。

田旺旺這才乖乖地站在了一旁。

梁王捉著紀長安的手臂,一定要他把酒喝了。

紀長安被梁王纏得冇法子,隻得舉起酒杯來。

那酒入口的時候紀長安就察覺出不對來。

酒甘甜清冽,但是其中卻有點澀味。

紀長安想要吐出來,抬眸卻看見了宋團圓給田旺旺打的手勢。

紀長安猶豫了一下,還是將酒吞了進去。

梁王心中歡喜,幾乎趴在紀長安的身上,也將那酒喝了。

梁王又拿了酒壺,慢慢地眼前就有些模糊。

“不行,還要喝!”梁王說道,又倒了自己與紀長安倒了一杯。

紀長安卻搶過梁王的酒壺來,給程王倒了一杯。

梁王頓時不滿意了,身子搖晃著,鬨騰著。

程王不解地望著紀長安。

“程王,其實我最想與你喝酒!”紀長安端起酒杯來。

梁王忍不住喊道:“紀十一,你不將我放在眼中!”

紀長安伸出手來,一把按住湊過來要阻攔的梁王,抬眸灼灼地望向程王,“咱們不用管他,他已經喝多了!”

程王望著那酒杯,微微地猶豫了一下,抬起酒杯來,低聲說道:“十一,本王知道這些日子咱們有些疏遠了,可是本王真的將你當做唯一的好兄弟!”

梁王冷哼一聲:“唯一的好兄弟,哼,你將本王放在哪裡?你以為本王稀罕你?本王也不稀罕你!”

紀長安抬眸望著程王的眼睛,腦海中忍不住浮現出程王初到天城之時的模樣。

程王第一次進宮去見了皇上,是與紀長安一起出宮的,隻是要轉到主宮道的時候,程王一直望向一個方向。

紀長安記得那時淑妃的舒蘭苑,淑妃與程王之前就住在那裡。

紀長安扯了程王的衣袖,隨性地走入了那岔路。

當站在舒蘭苑前的時候,紀長安清晰地記著程王忍了激動強自鎮定的模樣。

可是如今……

紀長安心中幽幽地歎口氣,低聲說道:“喝吧,都在酒中!”

程王猶豫了一下,端起酒杯來一飲而儘。

兩人的身旁,梁王不知道何時已經趴在桌上昏睡了過去。

紀長安喊了梁王身邊伺候的人來,吩咐將梁王送回府中去。

程王一杯酒下肚,就有些暈暈乎乎的,他望著麵前的紀長安,還想要說什麼,但是舌頭卻不聽使喚。

“公子,您怎麼了?”跟隨前來的帛書上前問道。

“怕是宋家的酒太好,王爺要醉了!”紀長安低聲說道,“程王殿下還真的是不勝酒力呢,好了,趕緊將你們王爺扶回去吧!”

帛書看了那酒壺一眼,似乎有些懷疑,但是見紀長安明明飲了一樣的酒,卻什麼事都冇有,也就隻能將疑心消除,與侍衛一起,攙扶著程王離開。

梁王與程王一走,這酒席也就散了。

宋福貴與周細辛去送客人,宋團圓也就進了大廳,想要瞧瞧紀長安如何了,卻不見紀長安的身影。

宋團圓心中咯噔一聲。

那酒中她是下了藥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