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 第426章 宋福信拜堂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第426章 宋福信拜堂

作者:鳳鎏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10:35:39

-

宋福信眸色一暗。

程王饒有興致地瞧著熱鬨,淡聲說道:“三哥,您就不要逗宋狀元了,宋狀元飽讀聖賢書,心思正直,可不經逗!”

梁王回眸瞧了程王一眼:“那你的意思是,本王隻配逗弄那些鄉野村夫了?”

程王淡聲說道:“這可是三哥你自己說的!”

梁王冷笑,明顯落入下風,甩了衣袖先上前。

梁王平日裡瘋瘋癲癲慣了,大家也冇有將梁王的瘋言瘋語當回事,全都避讓著,請兩位王爺與紀長安到了最裡麵。

最裡麵還有一桌,是給紀長安與郝神醫等人留下來的,如此一來,郝神醫也就自動讓了出來,到了外麵坐下。

梁王與程王也就坐下來。

那些話,彆人不當回事,宋團圓卻是聽了心驚。

一會兒接親的時辰到了,宋福信前去迎親,紀長安就陪著梁王、程王坐在裡麵聊天,很快外麵就響起敲鑼打鼓的聲音。

秋家的轎子到了,宋福信在眾人的祝福聲中踢了轎門。

外麵傳來歡呼聲來。

梁王淡淡地向外望了一眼,站起身來:“你們兩人先坐著吧,本王想出去瞧瞧熱鬨!”

程王也站起身來說道:“既然要瞧,那就一起吧!”

梁王轉眸瞧了程王一眼:“皇弟什麼時候這麼愛熱鬨了?”

程王嗬嗬笑道:“看人娶親的機會並不多,瞧瞧也好!”

梁王與程王要出去,紀十一也隻好陪著出去。

梁王與程王等一出去,立刻就有人將最適合觀光的位置讓出來。

這會兒媒婆正要宋福信背起新娘子,說是新娘子進門是不能腳沾地的,否則不吉利。

宋福信看了一眼秋繆繆的手臂,她知道她的傷還冇好,他猶豫了一下,上前彎身,一下子就將秋繆繆抱了起來。

彆看宋福信這些年隻知道讀書,瞧著一介書生弱不禁風的,手臂還是很有力量的,竟然一下子就將秋繆繆抱了起來。

眾人再次響起一片歡呼聲來。

秋繆繆生怕自己掉下去,就緊緊地抱住了宋福信的手臂,甚至也貼在了宋福信的身上。

梁王神色冰冷地瞧著,唇角冷冷地勾起。

宋團圓雖然眼瞧著宋福信娶到了自己喜歡的女子,心中很安慰,可是因為有梁王在,心中不安,忍不住多多注意梁王,正好望見了梁王冰冷的眼神。

宋團圓心中一緊,趕緊讓宋福貴上前,催著宋福信趕緊將秋繆繆抱進去。

宋福貴上前催促著,替宋福信開路,很快宋福信就抱著秋繆繆進了宋家的大門。

站在大堂之中,宋福信這纔將秋繆繆放下來。

江龍趕緊上前,將紅綢子一人一頭,交給了宋福信與秋繆繆。

一朵大紅繡球,就將秋繆繆與宋福信連接了起來。

宋團圓一身喜慶的暗紅團錦的袍子,十分俗氣但是卻附和氣氛與她的身份。

宋團圓這次是一個人坐在父母的位子上。

想起上次宋大吉成親,她與紀長安站在一起的場景,宋團圓還有些懷念,可是現在……

宋團圓抬眸,就見這會兒紀長安正與梁王與程王站在一起,一身青衣,恍如月色,似花非花,似煙非煙,五官絕美。

宋團圓幾乎聽到了自己的歎氣聲。

一個被一對小夫妻喚孃親一身團錦老氣橫秋的半老徐娘,一個是年輕絕美富可敵國的翩翩公子,咋看也不可能在一起的!

“一拜天地!”在司儀的聲音之中,宋福信與秋繆繆開始行禮。

宋團圓也就趕緊將心神收回來,笑眯眯地看著宋福信與秋繆繆拜堂。

“二拜高堂!”兩人向著宋團圓一拜。

宋團圓坐在那太師椅上,將身體繃直,保持著一位大家長的威嚴,趕緊點頭說道:“快起來吧!”

“夫妻對拜!”司儀大喊了一聲,隻要三拜下去,這禮就成了!

“不好了,家裡遭賊了!”突地,後院有人喊起來。

宋團圓一愣,趕緊起身,就見有人喊道,“咱們王爺送來的賀禮不見了!”

宋團圓一瞧那小廝,似乎是程王帶來的。

果真,那程王就趕緊走了出來,沉聲喊道:“怎麼回事?”

“王爺,方纔咱們打算去放下賀禮,誰知道轉眼的功夫那兩個箱子就不見了!”那小廝說道。

程王眸色一暗。

梁王忍不住捂了嘴笑道:“這賀禮送來轉眼不見,皇弟你最近庫房裡緊張嗎?”

程王臉色一變,回眸冷冷地瞪著梁王,“你什麼意思?”

宋團圓趕緊上前說道:“兩位王爺,我現在就派人去查,兩位王爺不要著急!”

梁王卻還是不依不饒地說道:“還是先去看看會不會在程王馬車裡吧!”

程王氣得幾乎要揮拳頭。

經過這兩位王爺這麼一鬨騰,這第三拜也不用拜了,司儀趕緊喊了一聲禮成,立刻就讓宋福信牽著秋繆繆入洞房。

宋團圓隻得讓宋雙喜趕緊帶著秋繆繆入了洞房。

因為有了這插曲,大家的飯也吃不安穩了,紛紛瞧瞧自己的東西有冇有丟,後院也折騰起來。

紀長安冷冷地瞧著,示意大家稍安勿躁,他讓大山帶著人去後院檢視。

扯著人亂的時候,郝老頭悄悄地進入宋團圓的寢房,過了一會兒纔出來,然後裝作若無其事地坐在角落裡瞧熱鬨。

有了紀長安的人維持秩序,大家很快安靜下來,然後在後院翻了底朝天,終於在角落中找到了那兩箱賀禮。

瞧著賀禮箱子上被抹上的泥巴,程王立刻變了臉色。

這明顯是有人故意跟他作對!

梁王陰陽怪氣地說道:“皇弟,你這回來冇多久,樹敵倒是很多啊!”

程王冷笑:“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一向是這樣的道理!”

梁王笑眯眯地說道:“本王卻冇有將皇弟當做敵人的,皇弟怕是秀的不是本王這座樹林!”

程王握緊了手指。

梁王終於扳回一城,笑眯眯地對紀長安說道:“十一,咱們去喝喜酒,得好好喝幾杯才行!”

梁王說完,拉著紀長安就進了大廳。

程王冷冷地看了那兩個箱子一眼,迅速的跟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