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 第421章 在這節骨眼上出了岔了

-

宋福信看了陸兆恩一眼,“你如何知道秋小姐的事情?”

陸兆恩趕緊說道:“是玉承跟我說的,本想去安慰一下你,這還冇有來得及……”

“放心吧,不管繆繆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會娶她的!”宋福信淡聲說道。

陸兆恩愣了一下,笑笑:“那就好!”

“這戶部的事情來得蹊蹺,我不想去!”宋福信又說道。

陸兆恩一愣;“就連掌院學士都說這是肥差,許多人盼都盼不來呢,你竟然不願意去?”

“我進了翰林院不過月餘,冇有什麼大功,突然一下子升了這麼多,還是戶部的肥差,我這心裡不踏實!”宋福信說道。

陸兆恩歎口氣:“這是皇上抬舉你呢,上次你回答上皇上的問題,又編纂了史書,皇上也十分的欣賞,提拔你一下也正常啊!”

宋福信皺眉:“真的是皇上的意思?”

“那你說,除了皇上誰還有這麼大的本事?”陸兆恩說道。

宋福信想了想,難道是紀長安?雖然紀長安之前幫了他很多次,隻是怎麼可能隨便插手他的升遷問題?

以前宋福信還覺著紀長安對他娘有些意思,可是現在瞧瞧,人家都要去地樞國公主了,怎麼還會照顧他?

宋福信很快打消了這個念頭,下午去戶部報到。

陸兆恩從翰林院出來,猶豫了一下,上了一輛馬車,到了梁王府中。

陸兆恩進了梁王的書房,行禮:“王爺,宋福信已經答應去戶部了,他以為是皇上的意思!”

梁王點點頭:“那就好!”

“王爺,下官不明白,這戶部好不容易空出這一個位子來,王爺為何要給宋福信?宋福信與程王那邊的關係可不一般!”

“他不是本王的人,也不是程王的人!”梁王淡聲說道,“本王就單純覺著他十分有才華,應該到需要他的地方去,隻是編纂個史書,太可惜!”

梁王一邊說著,一邊拿起桌上的史書來。

史書已經準備印刷了,這是底稿,梁王已經看了幾遍,每次都愛不釋手。

陸兆恩瞧著那底稿,神色幽暗。

這些史書,他也參與了編纂,可是梁王在皇上麵前隻提了宋福信,現在這史書倒成了宋福信一個人的功勞了!

但是想到自己的目的,陸兆恩還是不動聲色。

梁王看了陸兆恩一眼;“你做得很好,你可以走了!”

“王爺,您說過隻要我按照您的吩咐做,你就讓我見我父親的!”陸兆恩低聲說道。

“你之前不是恨他,不想見他麼,怎麼突然這麼關心他了?”梁王瞧著陸兆恩。

陸兆恩低聲說道:“到底是我的生身父親,我不可能看著他在牢獄之中受那麼大苦而坐視不管!”

梁王淡淡地勾唇:“你知道就好!放心,隻要你幫本王辦事,本王會保住你父親的,畢竟你父親也為本王做了很多事情!”

陸兆恩握緊了手指,“我到秋家,在秋家小姐馬匹的糧草裡下藥,難道還不夠?”

“不夠!”梁王淡聲說道,“你等著本王的吩咐吧,退下!”

陸兆恩出了梁王府,他回眸望瞭望那牌匾,眸色冷暗。

梁王突然要破壞宋福信與秋繆繆的親事,是為了什麼?

這事兒他得稟告程王知道!

程王府中,程王聽聞此事,也是一愣,“梁王要你破壞宋家與秋家的親事?”

“對,梁王讓我在秋家馬匹的草料中下毒,如今秋家小姐已經傷著了,能不能成親不知道!隻是奇怪的是,宋家與秋家的這門親事,若是談不成,隻會對程王殿下您有利,為何梁王會這麼做?”陸兆恩皺眉。

程王搖搖頭。

程王這些年一直暗中觀察梁王,卻發現梁王這個人很是隨性,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有時候根本冇有道理可言。

這門親事是紀十一暗中促成的,梁王若是破壞了,那不就是與紀十一翻臉?

這倒是送給他機會!

“你將這件事情向紀家那邊透露一下!”程王低聲說道。

陸兆恩點點頭。

紀長安早就得到了秋繆繆受傷的訊息。

“秋家的下人說,秋繆繆傷得不輕,手臂裡骨頭斷了,也不知道宋縣主哪裡來的本事,竟然隔著肉都能看出骨頭斷了來!最重要的是磕著頭了,現在隻會發呆,不說話!”大山稟報道。

紀長安皺眉,原本以為宋福信與秋繆繆這親事能順順利利的,宋團圓也就了了這心事,能夠安心的回家去過她的日子。

卻冇有想到,就要成親了,竟然在這節骨眼上出了岔了!

“秋家那邊可說出事的原因了?”紀長安問道。

“查出來了,說是有人在馬的飼料裡下毒,馬肚子脹得厲害,就發了瘋!”大山說道。

“牛馬這一塊沈藺是行家,讓他去瞧瞧!”紀長安沉聲說道。

紀長安不相信秋家。

大山趕緊應著。

沈藺暗暗地翻牆進了秋家,檢視了秋家馬匹的狀態,又檢查了料槽,這才離開。

“的確是料草有問題,從裡麵找到一些白色顆粒,這東西我見過,之前在下麵一個城鎮的時候,有家養牛養馬的,嫉妒鄰居養的牛馬比他好,就用這種藥讓隔壁的牛馬發瘋,根本就賣不出去。”沈藺說道,“秋家馬匹料槽中,的確是被人下了毒!”

“可查到是什麼人做的?”紀長安問道。

“那養馬人我去查了,冇有什麼可疑,但是這種藥之前一直在玉藥坊售賣,所以這件事情可能有梁王有關係。““梁王?”紀長安愣了一下,他想到是秋家內亂,也想到可能是程王派人下的手,獨獨冇有想到梁王。

梁王一心想要拉攏他,而且明明知道這件親事是他向太後孃娘求來的,他若是破壞了,他一定會跟梁王翻臉,可是為什麼還會這麼做?

“爺,說不定是玉藥坊還冇被查封的時候,有人去玉藥坊買的!”沈藺說道,“現在玉藥坊都已經被查封了,怎麼又會賣這種藥呢?”

“最近梁王與宋編纂可有接觸?”紀長安心中一緊,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性,立刻問道。

沈藺說道:“如今宋福信可不是編撰,已經升任戶部行走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