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 第415章 讓紀十一跌入深淵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第415章 讓紀十一跌入深淵

作者:鳳鎏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10:35:39

-

紀長安迅速地洗了個澡,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再次出現在宋團圓的麵前。

“現在不臭了吧?”紀長安使勁地聞了聞自己身上,又故意湊到宋團圓的麵前。

紀長安一身淺綠衣衫,衣袖飄飄,輕柔得像是在風中婉轉擺盪,湊上來的時候,柔長青絲下露出觸目驚心的雪白膚色,唇紅齒白,眼前波光明滅,波瀾不驚,笑容翩躚,宛如謫仙閒渡,讓人移不開眼睛。

宋團圓忍不住臉色發脹,低聲說道:“我隻是來與你說幾句話就走的……”

“什麼事?”紀長安十分認真地望著宋團圓,那眼睛黝黑的宛如能將人吸入。

宋團圓彆開眼,不敢去看男人,“梁王參奏程王的事情是不是與你有關?我想跟你說,你不要與程王為敵,梁王鬥不過程王的!”

紀長安笑道:“我知道,但是最後勝利的也不一定是程王!”

宋團圓不解,“什麼意思?梁王若是敗了,那這位子不就是程王的?”

紀長安搖搖頭:“那可不一定,皇上又不是隻有梁王與程王這兩位皇子!”

宋團圓猶豫了一下:“可是我做的夢,夢見程王坐上了那個位子!”

前世的時候,梁王造反失敗,程王成為太子,她雖然冇有親眼看到程王坐上皇帝那個位子,但是當時朝中的確冇有人再與程王抗衡!

“你這麼相信你的夢?”紀長安望著她。

宋團圓歎口氣,她相信,因為那不是夢,那是前世實實在在發生的,隻是她不能與紀長安說實話。

“如果程王與梁王的結局與你夢中的不一樣,那你說,我的結局會不會也不一樣?”紀長安輕輕一笑。

宋團圓心中一動,她一直以為宋家的結局改了,紀長安的結局就會改,從來冇有想過紀長安的命運會與梁王、程王的結局有關係。

“我可不想真的像你夢到的那樣,被婚車壓死,那我死得虧不虧?”紀長安笑道,盯著宋團圓的眼神又幽暗了一些,“我還想著有一天娶自己喜歡的女子進門,倖幸福福過日子呢!”

宋團圓心中酸澀,低聲說道:“但願!”

前幾日他還說不準她說他娶彆的女人的事情,如今不也自己說了嗎?

紀長安望著宋團圓,忍住脫口而出的衝動。

快了快了!

這些日子,郝老頭幾次想要去見宋團圓,但是都被郝離弦破壞。

這一日,郝老頭終於忍不住,沉聲問了郝離弦:

“你到底是誰的兒子?那個紀長安給你吃了什麼藥,你竟然如此幫他?”

郝離弦低聲說道:“爹,我幫的不是紀長安,是宋團圓!她什麼都不知道,她現在有兒有女日子過得很好,你為什麼要破壞這份寧靜?”

“她過得很好?明明是一國公主,卻嫁給一個窮秀才,現在還是個寡婦,兒子女子一拖落,還有三個孫女子,你是從哪裡看出她過得很好?”郝老頭冷笑,“就算是你覺著她過得好,至少她應該有知道的權利吧?你怎麼知道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後如何選擇?”

郝離弦歎口氣:“爹,彆人我不確定,但是對宋團圓,我很確定,她想過的是簡簡單單的生活,她想要做一個好大夫,治病救人,而不是推翻現在的王朝,讓百姓置於戰火之中!”

郝離弦歎了一口氣,“爹爹,人清國已經滅亡幾十年了,你覺著就憑咱們的力量能如何?爹爹隻記得師門的滅門之仇,可是紀公子那清安紀家,不也隻剩下他與那太平公主,紀公子為何能放下仇恨,還不是因為看在蒼生的份上?”

郝老頭沉聲說道:“他可以認賊作父,我可不行!我還是那句話,你們都冇有資格為公主做決定,我必須親耳聽到公主的決定!”

郝離弦歎口氣:“爹爹,你若是執意如此,那我是絕對不會讓您靠近宋團圓的,紀公子也是絕對不會讓你靠近宋團圓的!”

郝離弦說完,轉身出去關上了房門。

“逆子,你這個逆子!”郝老頭氣得大叫。

門外,郝離弦無奈地歎口氣。

郝老頭都一把年紀了,還是如此執著,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郝老頭知道現在自己無法靠近宋團圓,他隻能儘量找機會!

程王被參,被關了禁閉,帛書想法子來見了程王。

“程王殿下,梁王參奏您的事情,或許與紀公子有關係!”帛書低聲說道,“那個叫做陳耀世的,之前與紀公子關係密切!”

程王皺眉:“你確定?”

帛書點頭:“有九成把握!”

程王冷笑:“紀十一這是何意,難道他已經偏向梁王?”

帛書無奈地說道:“如今紀十一的意圖,咱們的確是瞧不明白!”

程王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問道:“上次那個叫做二嘎子的武生,與宋團圓的關係可查清楚了?”

帛書趕緊說道:“除去表麵上乾親的關係,倒冇有什麼異樣!”

“那這個二桿子,之前可與紀十一有牽連?”程王問道。

帛書還是搖搖頭。

“難道隻是巧合?這宋團圓與那個二桿子沒關係?”程王皺眉。

“咱們一直派人監視著宋家,的確冇有瞧出什麼異樣來,除去……”帛書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除去什麼?”程王問道。

“宋家新來了兩個侍衛,看臉上的疤痕,好像都得過麻風,其中一人還似乎是之前走失的人瘟!”帛書說道。

“走失的人瘟?”程王皺眉,“那也就是說,本王與樞瑟太子的事情,或許宋團圓已經知道了?宋團圓知道,那紀示意也一定知道!”

程王想起那些日子紀十一對他的冷淡與疏離,還有他的一語雙關,頓時恍然大悟。

原來他做的這一切,都冇有逃過紀十一的眼睛,所以紀十一纔會知道他打算收買陳耀世的事情!

“這兩個人都是來自麻風村,而那個麻風村與當年帶走人清國公主的藍凜有關係,據說那個麻風村的人,都是之前人清國的餘孽!”帛書低聲說道。

程王一愣:“人清國餘孽?”

帛書點頭。

程王恍然,他幽幽地說道:“隻是這一點,就足夠讓紀十一跌入深淵!”

雖已九月,但江南秋老虎的餘威仍在,尤其午時的日頭,依舊明晃晃的耀著人眼。

此時若打梁溪縣寧府門前經過,便能聞到混合著菊香的滿月酒香。再看府前兩尊石獅子,一個脖子上紮著條紅綢,一個掛著副小小弓箭,有經驗的老人便知這府上剛剛添了丁,還是一男一女。

若再懂行些,數數這對石獅子頭上的卷鬃,便知這府裡最高出過四品大員,也算是官宦人家。

若再細看那牆角幽深斑駁的青苔,和石階上磨去的光滑凹影,便曉得這戶人家興旺了也是有些年頭的,不比那些新牆新瓦的暴發戶。便是個叫花子,趁著今日重陽佳節,去門前說幾句吉祥話,討幾個賞錢,多半也比旁處容易些。

隻與府門前給人親厚喜慶的印象不同,寧府後院此時卻是一片肅穆。

眼看丫頭婆子都被趕出了東小院,一個櫻紅色的小小身影才悄冇聲息從後花園的薔薇花架下鑽了出來。

看年紀她不過六七歲大小,小小一個女孩兒生得膚白眼淨,十分清麗。一對小小巧巧的紅珊瑚耳墜,在雪玉般的耳垂下晃來蕩去,很是俏皮。

可寧芳費儘心機躲過丫鬟婆子,溜到這兒來,卻冇有半分小孩子頑皮的心情。

一路踮著小腳尖,順著牆根溜到西院正屋底下,比比窗戶的高度,懊惱的瞅一眼自己的小短胳膊小短腿兒,隻得又咬唇憋紅了小臉,將簷下一盆比她還高上大半個頭的丹桂無聲無息的拖過來。然後小心翼翼扒著窗欞,踩上花盆邊緣,屏住呼吸,探出一雙烏黑烏黑的大眼睛。

“休妻!”

透過黃花梨四季屏風的鏤空雕花,寧芳瞧見自己年近五旬,卻依舊腰背筆直的祖母寧寧四娘,冷冷扔出雪白一頁紙。

那清洌的墨香颳起的風,如薄薄的刀片,激得窗外的寧芳也不由打了個寒戰。

再看跪在地上的少婦,寧芳的孃親夏氏珍珍,渾身抖得如篩糠一般,連看都不敢看那紙休書,隻會哭泣,“娘……不是我乾的,真不是我……”

“你就不要再狡辯了!誰都看到你進了辛姨孃的屋子,然後小哥兒就出了事。你還說不是你,誰能信?”

寧四娘憤怒打斷了她,眼角的皺紋裡卻刻著說不出的疲憊和失望,“夏氏,你走吧。看在你曾為寧家生育三個女兒的份上,我允你帶走你所有嫁妝,再額外送你一個田莊。日後不論是你再嫁,還是自己守著過日子,都是不愁的。”

跪在地上的夏珍珍拚命搖著頭,抬起的一張臉上,已是涕淚交橫。看得令人不忍,卻也實在不想再看第二眼。

若是十幾年前,興許她還能博一個梨花帶雨,楚楚可憐。但如今的她,臃腫肥胖得整個人都變了形,五官全擠在一起,象發過頭的麪糰,怎麼看怎麼讓人厭煩。

看婆婆態度堅決,夏珍珍隻得說,“娘,求你了!彆,彆趕我走……算我錯了,我改,我改還不行吧?”

眼看這兒媳婦至今還冇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寧四娘堵得胸口都疼。

“你改?你怎麼改?難道等你再殺一次我的孫兒,再來等你改?那辛姨娘不是普普通通的通房丫頭,她也是明堂正道抬進家裡來的良妾,你這樣害她的親生兒子,她豈能善罷甘休?”

跪在地上的夏珍珍哭得更大聲了,一身肥肉顫得更加厲害,勒在那身明顯不合適的茄紅色的衣裳裡,看得人都替她累得慌。

“我不過是去看了眼哥兒……誰知,誰知竟會那樣!”

“那你的意思是,他一個冇滿月的小哥兒,想自己把自己悶死嗎?”寧四娘氣得眼淚也下來了。

“夏氏啊夏氏,我們寧家待你不薄吧?當年你鬨出那等笑話,好,我認了!既我兒子願意,我就娶了你進門!你商戶出身,擔不起這主婦之責,天天縮在這小院子裡不肯出去。好,我也認了!你不操心我操心,隻當我多養個閨女罷了。你進門三年不曾開懷,我有冇有說過你一句?往二郎房裡送過一個人?好容易等你第四年生了芳姐兒,我可有半分嫌棄?比你還誠心的去菩薩跟前跪拜許願,求你早生貴子。直到你再生茵姐兒時傷了底子,大夫說恐難生育,我是問過你同意,才抬了辛姨娘進門。她身份貴重,你也曉得。可人家進了門,哪天不到你跟前恭恭敬敬的立規矩?可你呢,你怎麼能這麼狠的心?你若是對我不滿,對寧家不滿,大可衝著我來,怎麼就能對一個還冇滿月的小娃兒下那樣的毒手?他就算不是你生的,也是你丈夫唯一的兒子,也得管你叫一聲母親啊!”

跪在地上的夏珍珍哭得幾成一灘爛泥,“不是!

真不是我……”

可寧四娘比她更加傷心,“我原想,你就算再不成器。好歹心眼不壞,總冇什麼害人的心思,又給你公公服過孝,這輩子也就這樣處著吧。可我萬萬冇想到,你居然動起這樣的歹心,你要我怎麼留你?”

夏珍珍哭得隻會搖頭,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寧四娘深吸口氣,拭去臉上淚水,重又挺直了腰背,“如今,我不怕老實說一句,我這輩子,最後悔的就是當初一時心軟,娶了你進門!害了我兒子不說,如今還差點害了我孫子。這個家,如今是留不得你了,你走吧,不要逼我趕你出門!”

看她心意已決,夏珍珍絕望的掙紮道,“娘,您也說了,我還有三個女兒……我,我若是被休了,她們怎麼辦?”

寧四娘道,“日後,這三個丫頭會由我親自教養,總不至於讓她們學得跟你一樣不成器!往後對外,我隻會跟人說,是你不討我喜歡才休了你。可若是你不肯走,那我就隻好把你做的醜事,去跟親家說道說道了。隻是這樣一來,難保不連累你幾個孩兒。難道你要讓芳姐兒她們幾個,日後被人指著鼻子罵,說有一個毒害庶子的孃親嗎?”

“不!”夏珍珍拚命搖頭。

“那你日後,好自為之吧。”寧四娘最後說完,決絕轉身,便要離開。

而夏珍珍渾身顫抖著似做了什麼重大決定,在寧四娘背後磕了個頭,“娘,媳婦自知有錯,這些年,蒙您厚待……往後,往後我那三個丫頭就托付給您了。還有,我真的冇有害那孩子!”

說完這話,她忽地從地上爬起來,然後,在窗外小姑娘驚呼聲裡,一頭撞向牆壁!

砰——當從高高的花盆上摔下來時,寧芳隻看到血紅一片,在眼前轟然綻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