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 第408章 整個地樞國就是我的

-

宋團圓瞧了瞧宋福信,將碗裡的疙瘩湯喝完,點點頭說道:“走吧,咱們去河邊遛遛!”

宋福信點頭,隨著宋團圓出門去。

王玉蘭望向宋大吉:“二叔要跟娘說什麼事情,這麼神秘?”

宋大吉搖搖頭:“不知道呢!”

王玉蘭好奇地又看了一眼,身邊小囡囡扯著她的衣袖要喝湯,她趕緊低下頭餵給小囡囡湯喝。

宋福信隨著宋團圓出了門,去了護城河旁。

傍晚秋風有點涼,宋福信瞧了一眼宋團圓問道:

“娘,您剛剛得了風寒,這會兒冷不?”

宋團圓笑道:“我哪裡有那麼嬌貴,冇事的!”

“孃的身體之前很壯實,不經常生病的!”宋福信又說道。

“這幾日太緊張了,那樞公主的病雖然不大,但是條件有限,她那身份也棘手,若是有個差池,咱們這一家都好不了,所以就有點體弱,感染了風寒!”

宋團圓說道。

宋福信歎口氣:“這天城王孫貴胄太多,的確身不由己!”

“等你成親之後我就回青山鎮,隻是這以後就靠你自己在這裡打拚了,你可一定要記住我的話,離著那個梁王遠一些!”宋團圓又囑咐了一遍。

“娘,您都說了很多次了,我記著呢!”宋福信說道。

“你不是有話跟我說,什麼話?”宋團圓這纔想起來他們出來的目的。

“昨日我編纂史書的時候,皇上前去,有幾處不明,問了我幾句,我正好知道,也就答了幾句,得了皇上的誇讚!”宋福信說道。

宋團圓笑道:“這是好事啊,為什麼不能守著大傢夥說,還要出來悄悄告訴我?”

宋福信抬眸望向宋團圓:“我隻是想要告訴娘,娘說得對,皇上還壯年,我的確不必急於決定是投靠梁王還是程王!”

宋團圓知道了宋福信的意思,她笑笑:“你明白就好!”

宋福信低著頭走著,其實他心中真正想說的,根本說不出口。

他不想看到宋團圓就這麼黯然失望地離開天城。

驛站之中,沉香正在給樞雅藍抹著藥。

“公主,那個宋縣主還是不肯來,說是感染了風寒,怕過給公主!”沉香說道,“奴婢瞧著,這個宋縣主是故意忤逆公主呢!”

樞雅藍趴在床上淡聲說道:“怕是知道了紀十一要娶本公主的訊息,不想來見本公主罷了!”

沉香有些擔心地問道:“公主真的要嫁給那個紀公子?”

樞雅藍冷笑:“你以為他會娶我嗎?本公主隻是想要看著梁王與程王怎麼對付紀十一而已!”

沉香這才放心。

幕府,慕雲蝶著急地走來走去。

慕思履瞧著,心裡著急,可是卻也無計可施。

這些日子,他想見紀長安都難。這孩子的翅膀終究是硬了。

“你就不要走來走去了,你與十一是不可能了,我瞧著不如就嫁給梁王好了!”慕思履說道。

慕雲蝶冷聲說道:“爹爹,那梁王是個正常男子也就罷了,可是他那府中孌童比女人還多,你叫我怎麼嫁?”

慕思履歎口氣,也是因為這個,他才一直不能下決心,如今梁王失勢,他更是不敢踏出這一步了!

這會兒管家前來,說是天郡主前來了慕府。

慕雲蝶冷笑:“這位天郡主終於沉不住氣了!”

慕雲蝶趕緊前去。

慕思履皺眉,如今要怎麼辦?

“老爺,程王府那邊派人來,請老爺過府一敘!

”那管家又上前說道。

慕思履一愣:“程王府來人?”

管家點頭。

慕思履心中一動,趕緊說道:“走,走後門!”

天玲瓏坐在花廳發呆,見到慕雲蝶,她張張嘴,想說話,嘴裡卻是苦澀。

“看來紀十一併不打算幫程王!”慕雲蝶冷笑道,“竟然打算與兩王打擂台了!”

天玲瓏低聲說道:“本郡主今日來,不是為了本郡主自己,而是為了程王。”

慕雲蝶一愣:“為了程王?”

“程王仰慕小姐,這是程王送你的禮物!”天玲瓏指了指早就擺在大廳的四個箱籠。

“程王仰慕我?”慕雲蝶一愣,很快便明白,“替我轉告,那就多謝程王了!”

天玲瓏點點頭,起身準備離開。

“天郡主打算就這麼放棄?”慕雲蝶突然問道。

天玲瓏的腳步頓了頓,又繼續上前。

慕雲蝶皺眉,看來這天玲瓏的定力比她強。

梁王大刺刺地進入紀家。

紀長安看了梁王一眼,淡聲問道:“你是來興師問罪的?”

“是來感謝你的!”梁王懶懶的半躺在太師椅上,“那個樞雅藍眼高於頂,對本王根本就不屑一顧,本王眼睛又不瞎,早就瞧出來了,所以本王也冇有想過她會瞧上本王!”

紀長安淡淡的看梁王一眼,梁王雖然荒唐,有的時候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但是卻不傻。

“本王隻是想來瞧瞧你的反應!”梁王邪睨著紀長安,“看看你用什麼手段讓皇上改變心意,讓那個樞雅藍知難而退!”

紀長安淡聲說道:“娶了樞雅藍,整個地樞國就是我的,我為何不願意?”

梁王一愣,一下子坐起身來:“紀十一,虧本王還以為你也是性情中人,原來你竟然也如此勢力,一個小小的地樞國公主,你當真心動了?”

紀長安勾唇一笑:“地樞國地大物博,可不小!

梁王還是生氣:“本王就不信你瞧得上那個地樞國!”

紀長安笑了笑不說話。

梁王氣呼呼的出了紀家,隨便找了個酒樓喝悶酒。

隔壁有文人騷客在唸詩,梁王覺著氣惱,抓起桌上的酒就從上麵倒到了隔壁。

“誰?”隔壁的人衝到梁王的雅間,卻被侍衛攔住。

那些文人,其中也有貴族家的公子,平日裡早就瞧不慣梁王,但是不能明著來,也就假裝氣乎乎地離開,等到梁王喝得醉醺醺的出來小解,幾個人就衝上前,將梁王按在了茅房裡打。

“住手!”梁王正被人按在地上打,就聽見一個男子清朗的聲音響起來,“侍衛來了!“那些人一鬨而散。

梁王頭上被套上了一個滿是汙穢氣味的破麻袋,正掙紮著,就被人扯開。

梁王眯眯眼,抬眸,看清了逆光中那個人,是宋福信!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