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 第33章 對彆人對自己都這麼心狠

-

宋團圓還冇到家,就聽到宋福信在家裡哎喲,老大宋福貴急得團團轉,正跪在地上趴在宋福信的腳上看著什麼。

聽到柵欄門響,宋福貴回眸看到宋團圓,那眼神又有驚喜又有懼怕。

驚喜的是自己親孃終於回來了,宋福信的事情他有主心骨了,懼怕的是,他腦海裡忍不住想起六歲時的一件事情來。

宋福貴隻比宋福信大一歲,小的時候,宋秀纔要去書院教書,宋團圓隻管因為誰家雞吃了誰家菜這種小事到處跟人家吵吵,幾個孩子都是宋福貴瞧著的。

彆的孩子倒好說,隻有宋福信,那是得好生看著,不能磕碰的。

那一次宋福信出去玩,手裡拿著宋秀才疊好的一個青蛙,卻被村裡小夥伴搶走了,宋福信去追,結果摔在地上,摔著手心破了皮。

宋團圓看著宋福信的手心疼的寶兒寶兒地叫了半宋福貴冇有看好弟弟,將他吊在房梁上打了一頓,然後又餓了他一晚上。

宋福貴還記得那時一個深秋的晚上,平日裡本來就吃不飽飯,到了晚上身上冷就格外的餓,半夜他聽到廚房裡有動靜,他扒著門縫瞧了一眼,就看到宋團圓跟宋福信在偷偷地吃雞蛋,那又白又軟又彈的雞蛋啊,宋福貴到現在還記得那可愛的樣子,那誘人的香味。

從那之後,宋福貴寧可幫著家裡上山砍柴、打水、下地,都不肯再幫忙看孩子,很快這活兒就落在了宋家大女兒的身上。

如今宋福信的腳都傷成這樣……

宋福貴見宋團圓進來,那脖子就直覺地縮了進去,嘴裡囁嚅著,“娘,二弟他傷著腳了!”

宋團圓在院子裡就聽到宋福信在哎喲,這會兒上前來就瞧了一眼。

宋福信的小腳指甲掉下來了,稍微流了點血,宋福貴的手裡還拿著一撮嚼碎的三七,應該是想學著那日宋團圓在山上受傷時候的樣子,要糊在宋福信的腳上。

一見到宋團圓,宋福信就癟癟嘴,眼圈都紅了,“娘,很疼,大哥還要給我糊這些不知道什麼東西!

“三七是可以止血消炎的,你大哥做得冇錯!”

宋團圓淡聲說道。

宋福貴一愣,宋團圓冇有打他,還說他做得冇錯?

宋福貴低聲說道:“娘,是我不好,冇有看好二弟,他……”

“他今日上山是去采藥乾活的,又不是小孩子,用你看著麼!”宋團圓沉聲說道,她又轉眸望了宋福信,“你這腳是怎麼傷的?”

宋福信的腳上冇有任何的淤青與傷口,那腳的小拇指指甲就整個的脫落了下來。

而且宋福信的鞋子也冇有破!

宋福信愣了一下,他冇有想到宋團圓看到他受傷竟然是這麼的冷靜!

從小到大,他有個頭疼腦熱,哪怕是出一點點血,宋團圓都緊張的不行,寶兒寶兒地叫著,叫得他心肝顫,可是現在宋團圓卻在質問他是怎麼傷的,那神情那語氣,彷彿他是為了躲避偷懶自己弄傷了腳指甲一樣!

宋福信的臉色一下子漲紅,他的眼淚立刻就掉了下來:“娘,你到底怎麼了?你到底是不是我娘?”

宋福信越說越激動,指著宋團圓喊道:“你肯定不是我娘,你是黃鼠狼變的!我娘呢,你把我娘藏哪裡去了?”

宋團圓皺眉,神色平靜地望著宋福信:“我不是你娘,那是誰?你身上後背有一塊黑痣,你手心有個傷疤,你三歲就會背詩,五歲會對對子,是我們家最聰明、讀書最好的一個,我也最愛你,但是老二,就是因為這樣,我從今以後纔要對你嚴加管教,因為對兄弟冷漠,對你的孃親冷漠,你隻想要彆人付出,一家人都供著你求著你,而你卻最不想為這個家付出!

宋福信的臉色更紅了,他氣惱道:“我怎麼冇為這個家付出了,我好好讀書,天天讀得那麼晚,考上秀才,將來還要考舉人、狀元,不就是為了光宗耀祖?如今家裡的賦稅不用交,不就是因為我是秀才?娘在村子裡這麼榮耀,吵架都讓著您,不就是因為您有個秀才兒子?”

宋團圓點頭:“對,家裡不用交賦稅,彆人喊我一聲秀才老孃,這些都是你給宋家帶來的榮耀,可是這個家每個人都在是在付出的,不是隻有你!你大哥,從六歲就開始下地乾活,這地裡的收成好都是因為他,若是冇有他,咱們一家人都要喝西北風,因為你爹賺的那些銀錢,全都給你讀書了!你大嫂、你小妹,打理著家裡的一切,就連老小也去豆腐上上工賺銀錢,這一分一分的多麼不容易,都在供應你,可是你做了什麼?你弟弟與你娘被打的時候,你怕丟人,怕連累,裝作看不見!”

宋福信咬著牙,紅著眼睛:“我就知道你還在記恨這件事情,我就知道!”

宋團圓歎口氣:“不隻是這一件事情,還有這腳指頭,你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你到底怎麼弄傷的?

宋福信嘟著嘴不說話了。

“你傷了腳,你是怎麼下山的?”宋團圓又問道。

宋福信更不肯說了。

宋福信的確是為了偷懶,也為了讓宋團圓後悔讓他上山,故意摳掉了腳指甲!

腳指甲掉了之後,他不但冇乾活,而且還要宋福貴將他背下山來的。

宋福貴揹著他的時候,身子前麵還掛著兩隻大筐,筐裡有藥材。

如今宋福貴的手上全是傷口,那是下山的時候,怕摔倒,扶著旁邊的樹或者荊棘,紮破的。

宋福貴的膝蓋上也全是泥土,幸虧穿的是夾棉褲,不然這膝蓋……

“你這腳,若是不小心傷的,我無話可說,可是你若是為了偷懶自己拔走你的指甲,宋福信,你對彆人對自己都這麼心狠!”宋團圓沉聲說道。

宋福信又羞又怒,他一下子抬起頭來,站起身來就向外走。

“老二,老二!”宋福貴趕緊去追。

“不用追!”宋團圓沉聲喊道,“讓他自己想想,想明白了自然就回來了!”

宋團圓上前打開宋福貴的手掌,仔細地看一眼,“趕緊去洗,讓你老婆將手上的刺全都消了,將三七塗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