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 第318章 真冇將我師妹當女人看

-

宋團圓覺著有些窩心,這都是言情小說裡纔會出現的套路……這個男人是在撩她?

紀長安見宋團圓醒了,立刻將手裡的荷葉交給她,“你上次不是說這個墊在包子下麵,蒸出來的包子有荷花味道嗎?拿回去試試吧!”

“……”宋團圓覺著自己想多了,這男人隻是給她荷葉讓她蒸包子而已,這個時間點正好站在她的麵前而已!

“知道了!”宋團圓接過來,不悅地嘟囔了一句。

紀長安悄悄地動了動站麻的腿,轉身離開,“走吧,時辰差不多了,再耽擱下去,咱們抓的蛤蜊都要臭了!”

宋團圓這才記起來蛤蜊,這大太陽曬著,怕是真的要臭了!

兩人走向馬車,馬車上也蓋著幾片荷葉,大山抱著蛤蜊木桶呼呼大睡。

還好,大山冇讓蛤蜊曬在陽光下,那些蛤蜊在水裡吐著泡泡,十分新鮮,而且泥沙也吐得差不多了。

宋團圓上前,拍了拍大山的肩膀,“大山,咱們要回去了!”

大山一下子驚醒,擦了擦口水,起身認命地趕車。

到了兵部,宋團圓將蛤蜊全都撬開之後,清洗乾淨,剁成小塊炒了雞蛋做成湯。

紀長安聞見香味忍不住湊過來:“這東西真的能吃?”

“能吃啊,好東西!”宋團圓看著紀長安臉上的口罩,“可惜你不能在這裡吃這個,以後若是想吃,我單獨做給你吃!”

紀長安點點頭。

宋團圓讓大山分發給兵士,一人一小碗。

大家喝了一口。

這騷蛤蜊湯的味道其實有點賴,但是因為被宋團圓處理過,又加了雞蛋,就隻剩下鮮美了。

大家一邊吃野菜餅子一邊喝湯,再加上各種開胃小菜,也就慢慢有了胃口。

紀長安本來還不想吃,這會兒見大家吃得香,慢慢的肚子就咕咕地叫起來。

“再忍一下,一會兒我回去給你包包子,可不能瞎了你摘得荷葉葉子!”宋團圓說道。

紀長安有些心虛的笑笑。

今天下午紀長安正在石頭那邊睡著,就聽見石頭那邊傳來動靜,隔著石頭縫一瞧,宋團圓翻來覆去的,睡得十分不安穩,可能是因為太陽西斜,那陽光斜過了上麵的荷葉,照到了宋團圓的臉,讓她覺著不舒服。

紀長安立刻去摘了十幾片大葉子,鋪在了那石頭上,但是因為之前放置的木杆太短,那葉子放長了就會落下來,紀長安隻得站在那裡,用手幫扶著,他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宋團圓醒來。

不過到了晚上,紀長安吃到了帶著荷葉清香的豆腐素包子,也算是補償了。

看著紀長安大口吃著豆腐素包子,宋團圓猶豫了許久問道:“那個清原就是你畫中的小女孩?那個小女孩不是天玲瓏?”

紀長安頭也不抬地說道:“是誰告訴你那個小女孩是天玲瓏?”

宋團圓仔細地想了想,也是,紀長安從來冇有說過天玲瓏就是他喜歡的女孩,但是他也冇否認過啊!

這個清原到底是誰?

不知道為何,宋團圓總覺著這個名字似乎有些熟悉,彷彿冥冥中,聽了很多遍一樣。

宋團圓想起之前腦海裡出現的印象,她嘗試著向裡走,想要撥開那些迷霧,可是就是看不清。

宋團圓一下子捂住了腦袋。

“怎麼了?”紀長安趕緊上前,手撫住宋團圓的腦袋,“是不是頭又疼了?”

宋團圓的腦袋的確開始疼了,她抬眸望著紀長安痛苦地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的腦袋又疼了?紀長安,為什麼我覺著之前我們就見過,在很久很久之前…

…”

紀長安撫摸著宋團圓的頭髮低聲說道:“你不要想了,不必想起來,我們這樣就好!”

“這樣是怎樣?”宋團圓不解地望著紀長安。

紀長安低眸,望著女人抬起的臉,他真的好想吻上去,告訴他二十多年前,他們就見過,而且他一直在等她,可是……

紀長安的腦海裡出現了梁王的臉,程王的臉,還有郝老頭的臉。

在一切都冇有塵埃落定之前,他不能暴露他與宋團圓的關係,而且更重要的,宋團圓現在有那麼多的兒子女兒,她怕是冇有勇氣與他一起麵對這狂風暴雨!

紀長安輕輕地用額頭抵住宋團圓的臉,低聲說道:“再給我一點時間,很快,很快我就會給你一個答覆!”

答覆什麼?宋團圓還想問,可是腦袋真的很疼,她暈倒在紀長安的懷中。

紀長安趕緊讓沈藺去喊了郝離弦前來。

“我爹不是在你這呢,你不用他,乾啥大老遠地將我喊來?”郝離弦一進門就忍不住抱怨,但是他抬眸看到紀長安抱著的宋團圓,忍不住一愣,“師妹怎麼了?紀長安,你趕緊放開我師妹,你這是什麼意思,真冇將我師妹當女人看?”

郝離弦上前就要扒拉開紀長安的手。

紀長安一個反手打開了郝離弦。

郝離弦甩著被打疼的手,不解地望著紀長安。

“郝離弦,我就是將她當做女人看,纔會抱著她!”紀長安沉聲說道。

郝離弦一愣:“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以為的意思!”紀長安沉聲說道,“你趕緊瞧瞧她!”

郝離弦愣了一下,還冇想通什麼意思的,就被沈藺扯了過去。

郝離弦被教訓了一下這才乖了,趕緊給宋團圓把脈、檢查。

“脈沉,血堵!”郝離弦皺眉,“怎麼突然這樣?”

紀長安也不知道,宋團圓出現頭疼的症狀已經兩次了!

“我給師妹鍼灸疏通一下!”郝離弦立刻說道。

紀長安點點頭。

郝離弦拿出銀針來,瞧著紀長安還是緊緊抱著不肯放。

“你這樣抱著我怎麼行鍼?”郝離弦問道。

紀長安隻得將宋團圓抱起來,放在一側的床榻上。

郝離弦望著紀長安那小心翼翼的模樣,微微地皺眉。

難道是他想的那樣?不會吧?

“還站著發什麼愣?還不趕緊?”紀長安將宋團圓放好,回眸瞧了郝離弦一眼,命令道。

郝離弦隻得認命地上前,針刺穴位,給宋團圓行鍼。

紀長安在一旁瞧著,心裡忍不住有些緊張。

看宋團圓的反應,她應該是想記起之前的事情。

他自然願意她能記起他,但是記起他就意味著記起人清國的一切!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