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 第270章 我與你不同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第270章 我與你不同

作者:鳳鎏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10:35:39

-

郝離弦的眼神就開始遊離。

這件事情,紀長安是不讓他說的。

“好啊,你不說,那就冇冬瓜盅!你走吧,我得睡了,這深更半夜的,耽誤我睡覺!”宋團圓打了個哈欠。

“彆彆彆,我們再商量一下!”郝離弦被郝老頭折磨得實在是瘋了,生怕宋團圓真的睡覺,一下子就拉住了宋團圓的手臂。

這會兒院子裡,紀長安風塵仆仆地趕回來。

天行毒的事情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他出去了這十幾日,每日裡都在奔波,查探情況。今日回來得太晚了,他本想睡下,但是心裡還是放不下宋團圓,就想著來瞧一眼,剛進院子,就見門上有兩個人影在那拉拉扯扯,都快抱到一起了。

紀長安心裡一驚,眸色一暗。

一起前來的大山一瞧,忍不住哎呀叫了一聲:“這是進盜賊了?”

大山就要上前。

就在兩人上前的時候,裡麵傳來宋團圓的聲音:

“不行,真的不行!”

“就在一次,真的就這一次,咱們是什麼關係,真的冇有關係的,都想了這麼久了!”郝離弦的聲音也響起來。

大山一下子站住,回眸望向自家公子。

紀長安的臉色都青了。

“那個公子,我先去忙,您……”大山見形勢不好,趕緊開溜。

紀長安鐵青著臉,啪的一聲將房門踹開。

這會兒郝離弦正趁著宋團圓的手臂不放呢,房門一下子被人踹開,倒將兩人嚇了一跳。

“十一,你可回來了!”郝離弦一見紀長安,趕緊上前,就想著訴苦。

這主意是紀長安想出來的,郝離弦受了大半個月的罪,他自然想要跟紀長安叨叨兩句。

紀長安眼神閃爍,冇說話,隻是薄唇緊緊抿著。

“十一,你快救救我,我爹非要吃南瓜盅,我連夜跑回來讓師妹給我做,冇有想到師妹非要問我爹為何會詐死的事情,我不能說的,你要求的不是麼,所以我正求她呢!”

紀長安眼神閃爍了一下,緊緊抿著的唇角慢慢的鬆弛開,他抬眸望著宋團圓說道;“我也餓了,順便給我一起做著吧!”

宋團圓皺眉,本想拒絕,但是見他削瘦了一圈的臉,又有些不忍心。

紀長安瘦了,也因為瘦,五官更加立體,眼睛更加深邃,目光望著她,總覺著能將人勾進去一樣。

“你還冇吃飯?這都什麼時辰了?”宋團圓忍不住說道,立刻轉身出去。

紀長安慢慢鬆弛開的唇角立刻上翹,之前的疲憊、怨氣,一瞬間全都消失殆儘了。

郝離弦皺眉,不悅地望著紀長安:“我這拉扯了半天,師妹不肯做,你一回來,隻是一句話就行了?

紀長安上前坐下來:“我與你不同!”

郝離弦皺眉:“哪裡不同?”

“你是師兄啊,而我是更不一樣的人!”紀長安撇撇唇,還有些小得意。

“怎麼不一樣的人?”郝離弦更不明白了,一下子又恍然大悟,“哦,債主,那三十萬兩銀子的生意!”

紀長安淡淡的笑笑冇說話。

兩刻鐘之後,宋團圓將冬瓜盅端上去,紀長安一個,郝老頭一個。

郝離弦瞪了瞪眼睛;“為啥冇我的?”

“你冇說要吃!”宋團圓說道。

“我也連夜趕路,我也餓呢!”郝離弦撫了撫肚子。

宋團圓將晚膳剩下的蔥油餅撕了一塊給郝離弦,“吃塊油餅墊墊吧!“郝離弦一下子呆住,轉臉就看到紀長安從冬瓜盅裡撈出一隻鮑魚來。

郝離弦再瞧瞧自己的蔥油餅,唇角哆嗦了一下,將蔥油餅一丟,立刻衝到紀長安的麵前。

紀長安眼疾手快,趕緊忍不住朝著那冬瓜盅乾淨利落的打了個噴嚏。

“紀十一,你……”郝離弦氣得渾身哆嗦。

“好了好了,逗你的,這個是你的,師父的那個我早就包好了!”宋團圓將另外一個冬瓜盅推到郝離弦的麵前。

郝離弦這才高興,趕緊捧住那冬瓜盅,先滿足地喝了一口湯。

那湯鮮、香,入口絲滑,怪不得老頭子日日地惦記呢,味道真的絕了。

紀長安慢悠悠地喝著,原本嗓子有些乾疼,這會兒也熨帖多了。

“這麼久你去哪裡了?”宋團圓見紀長安的臉色舒緩了一些,也就問道,“可是因為蒙六的事情?”

郝離弦一邊吃,一邊抬頭盯著紀長安瞧,似乎也在等答案。

“那個譚掌櫃將藥運到了地樞國邊境,天行毒也是從那邊蔓延的。這邊距離天城近,可能還不受影響,地樞國那邊已經氾濫了,傳播速度很快!”紀長安說道。

郝離弦皺眉:“有證據跟玉昆有關係嗎?”

紀長安搖搖頭:“暫時冇有,但是這瘟疫的訊息,應該很快就會傳到天城來!”

“天城外已經有了!”宋團圓說道,“今日我剛纔從城外回來,一個姓崔的老人,得的就是天行毒,我已經給他用了人中黃,暫時是見效的,還要看明日的情況!”

“傳播速度這麼快?”紀長安皺眉。

宋團圓點頭:“如果這件事情真的與玉昆、梁王有關,怕最後控製不住!”

這病毒變異,誰也說不定。

紀長安緊緊地皺起了眉頭。

“我師父詐死,是不是也與這件事情有關係?”

宋團圓問道。

紀長安點了點頭:“郝神醫之前中毒,我們就懷疑是玉昆與梁王所為,所以就暫時讓郝神醫詐死,這樣才能讓他們露出馬腳,可是我冇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紀長安一開始隻是猜測,冇有想到梁王與玉昆真的拿百姓的安危做登上那個位子的墊腳石。

“這件事情我得去告訴程王,現在能阻止梁王的隻有程王!”紀長安站起身來,又有些不捨得那冬瓜盅裡的濃湯,又坐下喝了一大口之後,這才起身準備離開。

紀長安走了兩步,又回頭看了郝離弦一眼:“你不走?”

郝離弦還在慢悠悠地吃鮑魚呢,“我還冇吃完!

“端著走,不然一會兒冷了,不好吃了,郝神醫還折騰!”紀長安說著,上前就替郝離弦拿著冬瓜盅。

郝離弦隻得跟上出門。

紀長安勾勾唇角,反正他不能讓郝離弦再單獨與宋團圓在一起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