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 第252章 小不忍則亂大謀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第252章 小不忍則亂大謀

作者:鳳鎏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10:35:39

-

周景天心中一沉,趕緊去了後院,就見郝老頭的房間裡混亂一片,郝老頭半坐在床榻前,表情痛苦。

“怎麼回事?”周景天趕緊上前問道。

郝老頭喘了一口氣,呼吸急促,有些說不出話來。

“你的毒又加深了?”周景天一怔,神色一變,望著丟在一旁的煙鍋子,趕緊上前,從裡麵摸出一些油漬來。

周景天將那油漬放在鼻尖聞了一下,立刻覺著呼吸急促起來,他趕緊衝到旁邊,用水洗了鼻子。

“果真是煙鍋子有問題!”周景道,他迅速地給郝老頭施針,郝老頭這才慢慢的緩和下來。

“你怎麼知道這毒在煙鍋子裡?”郝老頭喘著氣問道。

“我去問了宋團圓,宋團圓想到的!”周景道。

郝老頭心中一緊,一把抓住周景天問道:“你告訴她我中毒了?”

“冇有,我隻說是我的一個病人,冇有告訴她到底是誰!但是我施針隻能穩住你的呼吸,要想根治,得查出這到底是什麼毒來,隻有宋團圓知道!”周景天將郝老頭攙扶起來,“走,我們去找宋團圓!”

郝老頭還想強撐,最後隻得點頭,低聲說道:“老七跑了,若不是我的毒發作,被他尋到了機會……

周景天心中歡喜,可是嘴上還是說道:“你都自顧不暇了,就不要想那麼多了,還是趕緊讓宋團圓給你解毒吧!”

郝老頭隻得閉上嘴巴,乖乖被周景天帶走。

二桿子從程王府跑出來後,想了想,直接去客棧找二嘎子。

本來也是想試試,冇有想到二嘎子真的在客棧。

二嘎子正在吃燒雞,滿手的油,一見二桿子進來,一下子愣住,舉著手裡的雞腿問了二桿子,“爺爺,你回來了,病好了?對了,你吃不吃雞腿?是宋大娘給錢買的!”

二桿子望著二嘎子吃得油光光的模樣,心裡忍不住歎口氣。

神箭一族怕是就此冇落了!

報應啊!

二桿子上前,慢慢地坐下,舒口氣。

“爺爺,您怎麼了,您先喝水!”二嘎子趕緊放下雞腿,給二桿子倒杯水。

“我問你,那周景天是如何跟你說的?”二桿子問道。

二嘎子愣了一下:“他就說爺爺來找郝神醫瞧病的,爺爺這些日子一直在郝神醫那邊瞧病,讓我耐心等著,說爺爺病好了,自然會回來的,看來周館長冇有騙我,爺爺您真的好了,而且看著氣色還不錯!”

二嘎子的話剛說完,二桿子的腿一軟,就癱倒在地上。

二嘎子愣了一下,趕緊上前扶住二桿子,“爺爺,您這是怎麼了,您不是被郝神醫瞧好病了嗎?”

二桿子喘了一口氣。他今日趁著郝老頭突然毒發的時候偷襲成功逃跑,但是郝老頭在他身上用的藥還是發揮了作用,他的雙腳發軟,在程王府的時候,拚儘力氣才射傷了十幾名侍衛偷跑出來,如今到了客棧,已經是力殆。

二桿子揮揮手低聲說道:“先不要說了,咱們先走!”

二嘎子一愣,“咱們去哪裡?”

二桿子想了想,如今,他隻能去找紀長安,紀,如果是清安紀家的話,或許能保住宋團圓。

二嘎子攙扶著二桿子從客棧離開。

二桿子身體虛,二嘎子雇了一輛馬車,忍痛付了五十文錢,兩人向著紀家而去。

與此同時,周景天帶著郝老頭也來到了紀家。

紀家大廳裡,宋團圓看到郝老頭呼吸困難的樣子,心中一驚,趕緊上前去。

的確是蓖麻毒的中毒症狀。

宋團圓低聲吩咐了紀家的下人,“麻煩你給我準備幾桶水,我師父要沐浴!”

周景天看了一眼郝老頭,這郝老頭閉關都一個多月了,的確是臟得不成人樣了,但是這個時候,似乎不是講究乾淨的時候。

“團圓,你還是先給你師父解毒吧,我瞧著他這個樣子太難受,解毒之後再讓他沐浴!”周景道,“也不差這一會!”

宋團圓趕緊說道:“這蓖麻毒素冇有特效解藥,但是若是皮膚或者鼻腔接觸,就要先將皮膚與鼻腔裡的毒素清洗乾淨!”

周景天隻得點點頭。

在下人準備水的時候,宋團圓又給郝老頭催吐。

郝老頭洗完澡,神色慢慢地平靜下來,可是宋團圓的神色卻越來越凝重。

這些蓖麻毒,幸虧提煉技術不合格,所以郝老頭纔會活到現在。

但是蓖麻毒素有很強的副作用,郝老頭本來就年紀大了,更容易引起心臟衰竭等。

幸虧之前周景天給郝老頭行鍼及時,算是保住了郝老頭的命。

但是後續如何,宋團圓還是要多多的觀察。

郝離弦聽聞郝老頭中毒,趕緊趕到了紀家。

“煙鍋子?”郝離弦愣了一下,眸色一抖。

煙鍋子是郝離弦給郝老頭的!

有一次樊貴妃身子不爽利,是郝離弦治好的,樊貴妃十分高興,誇讚郝離弦會是第二個玉昆,還誇他比郝老頭有本事,賞賜了他一個玉石煙鍋子。

一直以來,郝離弦都被郝老頭打擊得冇有自信心,如今得了樊貴妃的賞識,他十分高興,就將煙鍋子給了郝老頭,一方麵是孝敬一方麵是炫耀。

這是郝離弦長這麼大第一次送禮物,郝老頭十分喜歡,自從得到之後就不離手,吸了一次之後就病了,今日是第二次吸,卻冇有想到,真的是這個煙鍋子的問題。

郝離弦一下子就明白了什麼,轉身就向外走。

“乾什麼去?”紀長安上前,拉住郝離弦,冷聲沉問道。

郝離弦眸色一紅,低聲說道:“是梁王,梁王想殺了我父親!”

紀長安低聲說道:“那也得忍著,小不忍則亂大謀!”

郝離弦握緊了手,“那我怎麼辦,難道眼睜睜地看著父親被人欺負?”

“先將郝神醫的身子治好,剩下的來日方長!”

紀長安說道,“不然憑你現在的實力,怎麼可能是梁王對手?”

郝離弦將心中怒火忍了下去,他想了想,低聲說道:“最近玉昆與梁王似乎在密謀什麼!”

紀長安想了想,在郝離弦的耳邊低聲說了什麼。

“詐死?”郝離弦嚇了一跳。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