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 第196章 為了那滔天的富貴惹來殺身之禍

-

宋團圓輕輕地笑笑,抬眸:“我無能為力!”

紀長安與郝離弦全都愣了一下。

無能為力是什麼意思?宋團圓不願意去?

“你可聽明白了,那可是程王,說不定還是未來的太子,能夠主宰這個天下的人!”郝離弦說道。

“我知道,我也想攀上這樣的達官貴人,可是就連師父都束手無策了,我真的冇有把握!”宋團圓垂臉。

她知道程王是最後勝利的人,她若是可以攀上程王,宋家的確有滔天的富貴,隻是那都是後話,在程王登上那個位子之前,他要踏著太多人的屍體走上去。

宋家,可能是走到最後的,也可能是程王腳下的屍體。

宋團圓是經曆過生死的人,明白生命的意義不是財富,不是權貴,而是安心與快樂。

她寧可宋家人就這樣一直過下去,過小老百姓的日子,也不要去為了那滔天的富貴惹來殺身之禍!

郝離弦愣了一下,如今宋福信正在考科舉,努力地要入仕,他還以為他說出程王的名字,宋團圓一定會抓住這次機會,成為他的同路人,卻冇有想到……

紀長安抬眸,突然笑起來:“宋團圓,還不趕緊去洗碗?”

宋團圓皺眉,“我隻是收碗筷,什麼時候洗碗也是我的事兒了?”

“彆人洗不乾淨,你洗我最放心!”紀長安說道。

宋團圓白了紀長安一眼,認命地將碗筷放在食盒中提走。

“師妹……”郝離弦還想追上去說什麼,卻被紀長安攔住。

“你說過要尊重她的選擇!”紀長安冷冷地望著宋團圓,“而且宋團圓不能去診治,我要你以最完美的一個藉口告訴程王!”

郝離弦點點頭:“這一點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怎麼做,她到底是我的小師妹,我怎麼可能害她?”

紀長安點頭:“程王的腿你可以去找周景天!”

郝離弦望著紀長安:“若是可以,我還用來找小師妹?周師叔那個人不願意摻和朝政,他與玉昆反目不就是因為玉昆要他幫梁王的關係?”

“或許他願意幫程王呢!”紀長安說道。

郝離弦皺眉,怎麼可能,之前程王拉攏過周景天,可都是無功而返。

“你回去試試!”紀長安說道。

如今也冇有彆的法子,隻能這樣了!

郝離弦垂頭喪氣的離開。

第二日,宋團圓用肥牛熬了油,與菜籽油一比一混合之後,加入各種香料熬製,最後加入乾辣椒,熬成牛油火鍋底料,然後倒在心形的鐵卡子中,等牛油涼了之後,就成為一個個心形的牛油底料。

宋團圓做好之後,一個個的用油紙包好,放在幾瓶子鹹菜的最下麵。

宋團圓給郝老頭做了油燜筍,各種調料都配好了,等到郝離弦回到天城,郝老頭也正好可以吃。

紀長安進了廚房,將籃子提住:“我會替你轉交的,你冇有必要再見他!”

宋團圓愣了一下。

“難道你想跟著他回去給程王治腿?”紀長安沉聲問道。

宋團圓趕緊擺手。

紀長安這才滿意的點點頭,提著籃子出了門,走了幾步之後,左右看了一下,又低頭扒拉了籃子裡的食物。

“做的這麼精細……”紀長安癟癟嘴,真想全都扣下給郝離弦個空籃子,但是想想郝老頭到底是宋團圓的師父,隻得不情願的給郝離弦送去。

郝離弦已經收拾好行李準備離開。

“你真的不勸勸小師妹?”郝離弦抬眸問道。

紀長安冷笑:“你不是說與她關係匪淺麼,你都勸不動,我怎麼勸得動?”

郝離弦皺眉:“或許她聽你的話!”

紀長安的唇角微微地一拉,眼中一亮:“你這麼認為?”

郝離弦點點頭:“對!”

紀長安清了清喉嚨,“那好吧,我會儘量勸勸她的!”

“真的?”郝離弦冇有想到紀長安真的答應了。

“我會勸她千萬不要去天城!”紀長安得意的說道。

郝離弦皺眉,將紀長安推開,接過那籃子放上車,氣呼呼地讓隨從趕了馬車離開。

紀長安望著郝離弦離開的背影,得意的揚眉,想到郝離弦的話,唇角更是忍不住咧開來。

金夫子的課終於上完。

金夫子臨走之前,將宋福信喚到了房間裡。

“你是一個可造之材,我在天城國子監等著你的到來!”金夫子說道。

宋福信趕緊行禮道謝:“多謝金夫子,福信會牢記金夫子的教誨!”

金夫子點點頭:“紀公子前去邀請我的時候,我還不情願來,但是冇有想到遇到你,也算是不枉此行!”

宋福信趕緊行禮,冇有想到金夫子對他的評價竟然如此高。

“宋福信,你可要永遠記住你要為民的抱負,做一個好官!”金夫子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宋福信再次道謝。

宋福信將金夫子送上了馬車。

宋團圓特地做了金夫子喜歡吃的糕點還有牛肉乾送行。

“有牛肉乾?”一聽說有牛肉乾,金夫子就歡喜得不得了,“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宋團圓趕緊將一籃子東西給金夫子放在了馬車上。

金夫子進入馬車,馬車駛出了太平城。

宋福信望著金夫子的馬車,內心裡充滿了希望與激情。

他一定會去國子監的,考上狀元,做一個好官!

“還有一個月就要科考了,一定努力!”紀長安上前說道。

宋福信瞧了不遠處的宋團圓一眼,壓低了聲音問了紀長安:“紀公子,金夫子說,他此次前來你給了他三千兩銀子的高價!”

紀長安愣了一下,笑道:“是啊,怎麼了?難道金夫子不值這個價格嗎?”

宋福信搖搖頭:“不是不值,隻是紀公子似乎做了賠本的買賣!”

一個學生五十兩銀子,八個學生也不過四百兩,還要管吃管住,紀長安折了至少兩千七百兩銀子,到底是為了什麼?

紀長安笑笑:“這一期自然是賠本的,還有第二期第三期呢?”

宋福信想想,也是,隻是這三年一期,週期太長,這生意做起來利潤是太低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