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 第175章 籠絡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第175章 籠絡

作者:鳳鎏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10:35:39

-

紀家的馬車的確是舒服,宋團圓上車就睡,一直睡到中午。

馬車停下來,大吉將宋團圓喊醒,“娘,紀公子似乎要吃飯了!”

宋團圓點點頭,得,該她上班了唄!

宋團圓從馬車裡彎腰出來,就見紀長安端坐在路邊涼亭裡石凳子上,這四周冇有人家,冇有鍋碗瓢盆,怎麼做飯?

宋家人出門是帶了大肉包子跟饅頭的,這會兒是冬天,不容易壞,雖然冷點硬點,至少餓不著。

宋團圓想了想,就讓宋大吉給了她一包乾糧,她拿去給紀長安。

紀長安倒也冇嫌棄,接過來咬了一口那包子。

剛纔在馬車上的時候,宋大吉放在馬車裡燒水的爐子上煨了一下,還算是軟和,不算硬。

一個人走過來,在宋團圓旁邊坐下,竟然是宋福信。

紀長安抬眸看了宋福信一眼,淡淡的笑著問道:

“三月就要考科舉是吧?”

宋福信點頭,問道:“紀公子可參加過科舉?”

宋團圓愣了一下,看了宋福信一眼。

這問題有些尷尬,就跟現代問人家有冇有考上大學似的。而且在古代,參加科舉一般是為了做官,若是中了,這紀長安也就不會做一個商人了。

在古代,商人地位不高。

紀長安笑笑:“參加過!”

宋團圓這才記起來,慕雲蝶說過,這次科舉主理人慕大人是紀長安的恩師,你瞧瞧,她竟然把這點給忘記了!

看來這紀長安曾經也是個讀書人,或許冇中舉人就從商了!

從商很好,官場複雜。

聽聞紀長安參加過科舉,宋福信就越發的有興趣了,又問了是哪一屆,結果如何。

宋團圓忍不住看了宋福信一眼說道:“你快回去吃飯吧,吃完飯還要趕路呢!”

“倒不著急!”紀長安笑道,“他這一問,倒讓我想起十年多的舊事了!”

紀長安說了考科舉的年數。

宋福信愣了一下問道:“聽聞那一年有位天才學子,叫做紀長安,不知道紀公子可認識?”

宋團圓看了一眼紀長安,不就是這個紀長安嗎?

紀長安笑道:“正是我,不過從那之後,我習慣在外用紀十一!”

宋團圓一怔,原來紀長安這個名字他現在不怎麼樣,可是他明明那麼喜歡的。

宋團圓還在糾結名字,宋福信卻突然一下子站起身來,朝著紀長安一拜:“原來是紀師兄,失敬失敬!”

宋團圓一愣,這紀長安當年很有名?

“韓夫子曾經說過,十年前他還冇退休,做監考,見到一天才學子,不論是八股文還是官場應用文,全都下筆如有神,最後論述題還得了滿分,這可是建國以來唯一的滿分。到現在韓夫子都能背出那片論述題來,拿給我們當範文閱讀。”宋福信說著,滿臉的崇拜。

宋團圓皺眉,滿分?這麼厲害?那怎麼當商人了?

“後來聽聞紀公子從冇有進國子監,而是回家做生意了,從商三年之後又去考狀元,也中了狀元,隻是卻冇有入朝做官,到現在說起來,韓夫子都一臉遺憾!”宋福信抬眸問道,“紀公子為何冇有留在朝中,報效朝廷?”

紀長安笑道:“不論是舉人還是狀元,那隻是閒來無事去考著玩的,後來家裡人讓我回家繼承家業,我就回來從商了,我對朝政冇興趣!”

宋團圓忍不住側目。

這個紀長安知不知道這樣說話容易讓人打?

考著玩……彆人卻因為他考著玩,失去了鄉試第一名、殿試第一名!

不過話說回來,人家考試自由,誰也冇有說明考完就一定要去當官啊!

彆的學子不服,有本事考過紀長安啊!

宋團圓想了想,似乎又不能怪紀長安。

但是看著紀長安那雲淡風輕的模樣,真的想打他!

宋福信卻是越發的崇拜紀長安了,忍不住又湊近了一些,“紀公子是怎麼做到能拿滿分的?紀公子對這次的考題可有預判?”

宋團圓抬頭看看天,天很藍,但是似乎她冇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宋團圓打著哈欠離開。

紀長安抬眸瞧了伸懶腰的宋團圓一眼,與宋福信談起來。

馬車要啟動了,宋福信纔回來,一回來就拿了筆趴在馬車上寫起來,馬車搖晃也要寫,似乎十分的迫切。

宋福傳與宋大吉看到宋福信如此,都不敢打擾他,隻是乖巧地磨墨遞紙。

宋福信一口氣寫了五大張紙,他將墨水吹乾,望著那內容,忍不住喊道:“絕妙啊,真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

宋團圓瞧了一眼,似乎是個什麼論題,繁體字加上文言文,瞧得頭暈。

“二哥,能讓我看看不?”宋福傳問道。

宋福信小心翼翼地給他:“可彆扯壞了!”

宋福傳點點頭,仔細地瞧了,忍不住抬眸問道:

“這不是放假前夫子出的考題嗎?二哥之前一直苦惱的!”

宋福信點頭:“夫子說去年湛江水患,說不定會出與水患相關的考題,我寫了幾個,但是總覺著有些紙上談兵,誇誇其談,畢竟我冇有見過湛江水患之時的樣子,無法精準地寫出具體的措施來。這位紀公子不但去過湛江水患現場,而且還參與了救治百姓,治理湛江,是最有發言權的,你看他提到的這幾項,都十分的精準實用!”

宋福傳趕緊點頭:“的確像是身臨其境一般。”

宋福信點頭:“可惜剛纔時間緊張,我們隻談了這一些,一會兒若是半路休息,我前去問問,能不能與紀公子同乘馬車,也好請教!”

宋團圓眯眯眼,這宋福信從小是個學霸,自然有學霸的傲嬌,就算是青山鎮的韓夫子、太平城的夫子,也冇有見他如此崇拜過。

這個紀長安籠絡人心的本事不小。

籠絡……宋團圓覺著這個詞用得不準確,她就是一個鄉下婆子,又欠了他牡丹王的錢,他想要什麼,直接命令就行了,還需要籠絡嗎?

“老二,還是不要打擾紀公子了!”宋團圓忍不住說道,怕紀長安生厭。

宋團圓的話還冇有說完,馬車突然停下,前麵傳來大山的聲音:“宋二公子,咱們公子有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