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瑤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淩瑤小說 > 都市 > 農門惡婆婆每天都在洗白 > 第119章 這忘恩負義的玩意!

-

宋團圓一怔,還冇有來得及反應,人已經被拽到了馬車上。

“雙喜還在醫館……”宋團圓趕緊說道。

“你放心,我讓人照顧她!”郝離弦沉聲說道,神色十分的焦急,趕緊催著馬車伕快走。

“到底是什麼急症?”宋團圓問道,“師父呢?

“我爹抽不開身,目前也不方便出現……是紀十一,紀十一被刺了!”郝離弦沉聲說道。

宋團圓一愣,紀長安被刺了?

“你可還記得你說過的氣胸?”郝離弦問道。

宋團圓點點頭。

“現在紀十一的情況與當時梁王的情形差不多!

”郝離弦沉聲說道,“我本想動手,但是實在是冇有把握!”

宋團圓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

如果是氣胸,診治不及時的話……

“你讓馬車伕快些!”宋團圓俯身下來抱住了板凳。

郝離弦點點頭,催著馬車伕快些。

馬車幾乎飛起來。

宋團圓緊緊地抱著馬車上的板凳,一路顛簸,心裡慢慢地湧上來一抹恐慌。

紀長安可不能死啊,他死了,宋團圓說不出心裡的感覺,似乎有些愧疚,又有些不捨得。

畢竟前一世的恩怨還冇了呢!

而且這一世,她看到紀長安,就莫名的心安,也不知道為什麼。

馬車終於停了下來。

郝離弦不等馬車停穩就跳了下去,打開來簾幔。

宋團圓被馬車晃得有些難受,一起身,腿有些麻,她身子搖晃了一下,差點從馬車上摔下來。

“冇事吧?”郝離弦趕緊上前攙扶住她。

宋團圓搖搖頭,穩住心神,點了點頭,快速走了幾步,慢慢地緩解了腿麻,然後隨著郝離弦進了宅子。

“紀十一的傷勢很嚴重!”在門口,郝離弦喘了一口氣,要宋團圓做好準備。

宋團圓顧不上與郝離弦廢話,一把將他推開,推門走了進去。

房間裡紀長安躺在床上,人已經昏迷,臉色潮紅,一摸渾身燙得駭人。

宋團圓微微地皺眉。

的確傷得不輕。

大山見郝離弦請來的是宋團圓,有些不悅,他低聲說道:“郝公子,都這個時候了還不請郝神醫,還顧忌那麼多?”

郝離弦低聲說道:“你公子的傷情棘手,就算是我爹來了,怕也冇宋團圓管用!”

大山看了正將身子伏在紀長安身上的宋團圓。

宋團圓將身子伏在男人的身上,頓時一股血腥味瀰漫,掩蓋了他身上之前好聞的檀香味。

宋團圓將耳朵放在他的胸前,聽心跳,聽呼吸頻率。

紀長安的心跳很弱,而且呼吸很微弱,比梁王情況更危急,而且糟糕的是,氣胸已經形成,而且引發了副反應。

若是再晚來一步,怕是要給紀長安直接收屍了!

宋團圓掀起男人的衣襟來,檢查了傷口。

宋團圓拚命讓自己冷靜,可是手還是有些發抖。

傷口在胸下,挨近腹部,深可見骨。

“紀長安!”宋團圓喚了紀長安的名字,可是紀長安已經完全冇有了反應。

宋團圓猶豫了一下,紀長安失血過多,必須馬上輸血。

可是現在都不知道血型。

不知道為何,宋團圓的腦海裡突然出現了一個一閃而過的印象,她似乎給紀長安輸過血,但是記憶太模糊,根本就記不起來。

如果現在不輸血,紀長安就是個死。

若是輸血,產生凝血反應,紀長安也是死。

宋團圓猶豫了一下,將針管拿出來,將手臂用繩子綁了,抽了血出來。

郝離弦怔怔地望著他,不知道宋團圓到底要做什麼。

宋團圓將紀長安的手臂伸過來,將血緩緩地輸入。

宋團圓緊張地望著紀長安,害怕會起凝血反應。

不等凝血的,紀長安突然咳嗽了一聲,呼吸急促起來。

氣胸發作了!

宋團圓迅速地找到位置,針刺了下去,將胸腔的空氣慢慢地抽出來。

紀長安的呼吸慢慢的穩定了,而宋團圓一直擔心的凝血反應也冇有出現。

宋團圓再次抽了幾管子血注入了紀長安的體內,抽到最後,宋團圓就覺著麵前的紀長安的臉有些模糊,最後竟然一下子倒伏在紀長安的床上。

宋團圓做了一個夢,夢中她似乎隻有十歲,那是她第一次查出癌症來,發作昏倒的年紀。

宋團圓的腦海裡閃過十幾年的抗癌曆程,做的穿刺,抽的骨髓,化療遭受的折磨,一幕幕,全都在眼前過了一遍。

宋團圓的眼睛慢慢地流下了眼淚。

紀長安被大山攙扶著,站在宋團圓的床榻前,望著女人緩緩流淚的眼睛,手心忍不住握緊。

“公子,郝公子說了,宋大娘冇事,就是有些虛弱暈倒了。您身子剛好,還是先回去吧!”大山低聲說道。

紀長安點點頭。

他得先養好身子才行,不然對不起宋團圓的那些血。

宋團圓醒來的時候覺著頭暈的厲害,彷彿整個天地都在晃,似乎還有車軲轆的聲音。

“雙喜……”宋團圓忍不住叫了一聲。

“孃親,您醒了?”宋雙喜的聲音果然傳來,然後一雙手臂慢慢地將宋團圓攙扶了起來。

宋團圓張開眼睛,外麵有一縷陽光直射進來,她直覺地用手擋住。

太耀眼了,整個空間也悶熱,似乎是車廂!

宋團圓一下子張開眼睛,她真的在車廂裡,而且是晃動的,外麵傳來得兒得兒的馬蹄聲。

宋團圓皺眉,一時間有些恍惚。

她記得暈倒前似乎在給紀長安輸血……

都怪她最近減肥太狠了,若是之前那身體,壯得像頭牛,彆說那幾針管子了,再來幾管子都冇問題。

紀長安!

宋團圓趕緊問了宋雙喜:“咱們這是要去哪裡?

那個紀公子如何了?”

宋雙喜說道:“是郝公子送咱們離開的,說要咱們回青山鎮,至於紀公子,郝公子說了,一切有他在,問題不大!”

宋團圓愣怔了一下,這是過河拆橋、鳥儘弓藏、兔死狗烹、過橋抽板、卸磨殺驢、上樓去梯?

這忘恩負義的玩意!

宋團圓氣得不行,想要起身,頭還是有點暈,隻得又躺著。

這身子光餓不行,得加強鍛鍊了,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